鑽石婚寵:獨占神秘妻

第1章 上帝的偏心(1/1)

初夏,逸美如畫。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花香,仿佛一伸手,還能抓住那還未溜遠的春天。

落地窗的紗幔隨風拂起,細碎的金芒稀稀疏疏地溜了進來,卻絲毫溫暖不了昏暗的房間,反倒是多了幾分空落和清冷。

葛地,一道痛苦的喃喃聲響起,比起女子嬌滴滴的低吟少了幾分甜膩。

“媽,小心……”

鋪著黑色床單和錦被的大床上,女子翻來覆去的痕跡,弄皺了原本平整柔滑的床單,她在睡夢中,額頭上布滿了晶瑩細密的汗珠,修長素白的纖手緊緊抓著身上的錦被。

“不要走……媽……”

“不要丟下我……”

不知過了多久,夢境終止,女子從睡夢中驚醒,抓著被單的十指泛白,緊閉的雙眸緩緩睜開。

那是一雙怎麼樣的眸子,言語筆墨幾乎不能描述其一分,凝聚星辰的眸子水光瀲灩,透著幾分迷蒙,隱隱還有化不開的悲傷和憂鬱,仿佛經曆了刺骨的絕望和滄桑。

從窗簾透過的朦朧光線讓簡清知道現在已經是淩晨了,淩亂的長發被汗水浸濕黏在白皙的頰邊,多了幾分頹廢的美感。

右手慢吞吞地抬起,覆在自己的額頭上,從手指間的縫隙裡,雙眸空洞地盯著天花板,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很久之後,她才有些頹敗地坐起身,背靠在床上,眸光看向落地窗那邊,眼眸間不自覺地蒙上幾分水光,胸口複雜的情緒在無止境的翻騰。

嗬,又是同一個夢!

這該死的夢噩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逼真……

掀開被子,簡清下床,從衣櫃裡拿出一套休閒服,隨後腳步緩慢地走向浴室。

沾染著水氣的浴鏡裡,女子四肢纖細修長,羊脂玉般的肌膚在浴室的燈光下顯得更加吹彈可破。而令人驚歎的還是那張絕麗的容顏,飽滿光潔的額頭下,眉形無需任何修剪卻自然有型,狹長妖異的眸子半眯著,眼梢上翹和卷翹的睫毛更是堪稱完美,漆黑如子夜的瞳仁幽深不見底,右眼下方一顆淚痣,襯得那張雪顏顯得有點神秘,妖嬈。

毫不客氣的說,女子的容顏簡直是上帝的偏愛,美得讓人心醉,讓人不由得想要一睹這張臉綻放出笑顏是該何模樣。

簡清看著鏡裡的自己,忽地閉上眸子,過了幾秒再次睜開時,眼底的傷感和空落一掃而光,眉眼間舒展開,紅潤的唇瓣勾起一抹不明顯的弧度。

淡漠,疏離,猶如帶上了一層麵具!

動作極快地洗漱完,換上一套黑色的休閒服,及腰的長發染著幾分水氣隨意垂散在身後,簡清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在落地窗前停下腳步,簡清伸手探向窗簾,窗簾“唰”的被拉開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顯得十分清晰。

晨光普照,洶湧柔和的金芒瞬間傾瀉而進,為房間增添了幾分亮光和溫色。

簡清放下捏著窗簾的手,抬腳走到落地窗外,倚著欄杆,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薔薇花不斷映入眼簾,鼻尖似乎還縈繞著那淡淡的薔薇花香,讓她略有浮躁的心情稍稍緩和平靜了下來。

遼闊的天空,橫亙著永不飄散的雲朵,雲層下方是一座巨大的薔薇莊園,各種各樣的薔薇不分伯仲,儘情綻放著屬於它們的色彩,薔薇彌漫的芬芳,籠罩著整座莊園,或許也在籠罩著一場不願醒來的夢……

呐,薔薇花又開了呢!

媽咪,你也覺得很漂亮是吧?

縷縷清風拂過,她的思緒有些飄遠,那刺耳的碰撞聲,那刺眼的血紅,那道奄奄一息的女聲,似乎還在眼前回放一般,那麼的清晰,那麼的痛徹心扉。

一陣幾不可聞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還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簡清眸光一閃,唇角溺出一抹淡淡的弧度,隻是這笑痕卻是多了幾分溫度,不似剛剛那虛假。

眼前一黑,溫暖的手心不用猜,簡清便已經知道來人是誰,唇間溢出幾分輕笑。

“洛洛,回來怎麼沒有提前說一聲?”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