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番外二(1/1)

“你是新來的鬼差?叫什麼名字?”黑無常挑剔地看著眼前這個樣貌普通氣質懦弱的年輕鬼。以他的經驗,這樣的鬼差通常連實習期都熬不過去。

“恒淵。”

“沒有姓嗎?”

“……尚。”

黑無常問正在翻簿子的白無常,“找到沒有?”

白無常道:“找不到。”

恒淵湊過去,手指在簿子上輕輕一點,“這裡。”

“哈!這麼明顯都看不到,小白,你散光越來越嚴重了。”

白無常瞪了黑無常一眼,轉身道:“我先帶你選夥伴。”

黑無常道:“選夥伴可是件必須謹慎的事,一個好的夥伴可以讓你的生活充滿歡樂,就好像小白選擇我那樣。”

白無常冷冷道:“你很有自知之明。”他打開一道門,對恒淵道,“你自己進去挑吧,挑好帶出來登記。”

恒淵慢吞吞地走進外麵看很窄,裡麵卻廣闊無垠的房間。

左邊是牛欄,右邊是馬圈,牛和馬都被關在欄杆裡。

黑無常解釋道:“自從牛頭怪和馬麵怪絕種之後,我們就隻能用鬼差加鬼馬、鬼牛這樣的組合來代替牛頭馬麵啦。彆看它們看上去笨笨傻傻的,他們其實就是笨笨傻傻的。你自己慢慢挑吧,儘量挑一頭脾氣溫順的,不然可有的你的苦頭吃。我們先去彆處轉悠轉悠,半個小時後來接你,彆亂跑。”

恒淵點點頭,等他們走遠,緩緩走到房間隱蔽的角落,從懷裡掏出一顆破損的元神,小聲抱怨道:“我付出這麼大代價,你醒了一定要做牛做馬償還才行。”他將元神含在嘴中,將自己體內的半顆元神再對半分開,用一半去補嘴巴裡那顆破損元神的縫隙。

上古大神都是從混沌精氣中修煉而來,具有修補世間一切的能力,縱然隻有四分之一顆元神,也足以喚回那顆死寂元神中的神識。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聽到黑白無常一前一後回來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終於,破損元神光芒閃了閃,終於微微亮起。

恒淵送了口氣,將元神吐出來,放在手心中,心中意念微動,一隻濃縮版的神屠就出現在他的麵前。

剛剛複原的神屠很疲倦,眼睛緊閉著,像是剛出生的樣子。

“你挑好了嗎?”黑無常出現在他身後,很不認同地盯著他眼前的小家夥,“不是吧?它?你不會打算從幼兒園開始教育吧?放心,它們比普通牛馬的智商更高,非常明白什麼是識時務者為俊傑,你不需要從小培養這麼辛苦。而且它的身體好奇怪,一點都不像牛。算了,我知道哪裡有好馬好牛,我幫你挑。”

“就是它。”恒淵笑道,“弱水三千,我隻取一瓢飲之。”

像是感應到他的話,小牛睜開眼睛,抬頭看著他,定定地看了一會兒,眼睛突然迸發差點讓黑白無常避開去的光彩。

恒淵摸摸它的腦袋,“以後要聽話,不要做壞事。”

小牛瞳孔裡的光彩黯淡下來,垂下頭,許久才輕輕地蹭著他的鞋麵,仿佛在乞求他的原諒。

黑無常看了會兒,點頭道:“你的眼光不錯。”

白無常在簿子翻了一會兒,“你從哪裡拿來的牛,記不記得牛欄上麵寫的編號是什麼,這裡沒有登記啊。”

恒淵道:“記得。”他伸手在他簿子上指了指,“好像是這個。”

白無常看了看描述以及照片,的確與這頭牛一般無二,隻是……“為什麼它的名字叫尚羽?”

恒淵道:“我就是覺得它名字和我很有緣分,才選他的。”

“……可是這裡所有的牛都叫牛數字,就好像牛二百五什麼的,馬也是,怎麼可能有一頭牛叫牛尚羽!”黑無常也不淡定了。

白無常道:“沒有牛。”

黑無常嘴巴成o型,“居然連牛都沒有!”

恒淵笑容不改,依舊是很開心的模樣,“啊,這就是緣分吧。”

“可是……”黑無常還想說,就被白無常輕輕打斷道,“也許是記錄官疏忽了,反正隻是個名字,沒關係,就這樣吧。”他在尚羽編號上麵輕輕一勾,下麵寫上尚恒淵三個字。

黑無常道:“我現在帶你們去看宿舍,還有你們的工作守則,希望你們在這裡呆得久一點,我可不想三天兩頭帶新鬼。”

恒淵低頭看尚羽。

尚羽正好抬頭。

兩雙眼睛無聲地對望,仿佛在短短的幾秒跨越了漫長的等待和蟄伏的歲月。

不管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也不管未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我隻想沉浸在你瞳孔的深淵無法自拔,直到永恒。

尚羽將腦袋貼著恒淵的大腿,寸步不離。

恒淵摸摸它的腦袋,笑眯眯地跟上去,信誓旦旦道:“隻要閻王爺不拖欠薪水,我相信我們會乾很久、很久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