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三十)(1/2)

“原來,”恒淵輕笑道,“你的元神是這個模樣的。”

大鏡仙的眼內風起雲湧,激烈程度比剛才的那場大戰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惜他的元神剛剛一分為二,身體又受到煞氣衝擊,神力所剩無幾,不然,隻要有一成勝算,他冒死也要把那張無辜欠扁的笑容狠狠地扯下來!

“太激動的情緒會讓你氣血翻湧,傷勢加劇。”

“這不是正是你希望的嗎?”

“希望你傷勢加劇?我才不做這麼無聊的祈禱,反正,你再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了。”恒淵笑容清雅慈和,說出來的話卻比刀子更戳人。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誰知道那隻黃雀從頭到尾都在獵戶的網裡。”大鏡仙竭儘全力站了起來,與他平視,“你什麼時候開始策劃的?僵屍王的傳說和煉製僵屍王的步驟,是你一開始就準備好留給我的陷阱吧?”

恒淵無辜地眨著眼睛道:“冤枉。你偷襲之前既沒有寫信給我,也沒有下過戰書,我怎麼知道我會被你打得差點魂飛魄散,要把元神分裂才能保住性命。又怎麼會知道你那麼無恥地翻看我的遺物,還拿一本我當做小說看的書當教科書學習?”

大鏡仙仰天大笑起來,笑聲淒涼,半晌才喃喃道:“是啊,是我笨。明明上過一次當,居然還會傻乎乎地上第二次。”

恒淵歎氣道:“惑蒼,元神丹都被用掉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不能放下嗎?”

大鏡仙被他無恥的話語氣得渾身發抖,“如果你是我,你會放下嗎?”

“我根本不會對天帝之位感興趣。”

“是啊,你是上古大神,地位尊崇,還在天帝之上,諸天神佛誰不對你禮讓三分,你又怎麼會明白我的痛苦?”大鏡仙冷笑道,“每次有妖魔來襲,都是我上戰場拚殺,以命相搏,勝利是理所當然,失敗是罪不可恕。我為天庭出生入死,立下汗馬功勞,可是又有什麼用?在天帝麵前,我依舊是個臣子,隻能卑躬屈膝,隻能唯命是從!他若真是才德兼備的明君倒也罷了,可是你看看他,一天到晚除了受眾仙膜拜之外,還會什麼?我有哪點不如他!憑什麼他是天帝我不可以?”

恒淵歎氣道:“天命所定,無可奈何。”

“天命?”大鏡仙憤怒道,“若真是天命,為何我能率領天兵天將攻入天庭如入無人之境?若真是天命,為何天帝寶座曾在我唾手可得之處?”

恒淵道:“可你輸了。”

“那是因為你!”

“我的存在豈非也是天命的安排?”

大鏡仙一怔,繼而驚疑地看他。

恒淵道:“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是因為貪戀三界才留下的吧?”

“你是說……”

“我什麼都沒說。”恒淵道,“天道玄奧,又哪裡能悉數參透?我隻是不想讓三界動蕩,生靈塗炭罷了。”

大鏡仙垂頭,苦笑一聲道:“何必再說這些,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輸在你的手裡,我認了。”他抬起頭來,看向恒淵的目光十分複雜,欽佩、鄙視兼而有之。

“你的眼神我見過的奧數題還複雜。”

“我不知道該佩服你還是該看不起你。為了對付我,連自己最心愛的神獸也可以犧牲。”大鏡仙道,“我還記得,當初用困獸陣困住尚羽的情景,你不顧一切,奮身營救,我以為你對他是真心的。”

“是真心的。”恒淵承認得毫不猶豫。

大鏡仙道:“可是你卻眼睜睜地看著他受我慫恿而袖手旁觀,眼睜睜地看著他用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來煉製僵屍,眼睜睜地看著他為了見你一步步地走向萬劫不複的深淵,”

恒淵道:“若是可以,我也不願,可除此之外,彆無他法。尚羽不是你的對手,印玄縱然合三宗之力也隻是凡人之軀,丁瑰寶也是塊良材美玉,可是他再努力也隻能做第二個印玄。就算他們加上我,到你跟前也沒有必勝的把握。我不能冒險,一旦輸了,三界之內,你橫行無忌。”關於僵屍王的那本書他本是放在身邊,算是為未來留一條後路,沒想到竟然真的派上用場。不是沒有猶疑過,所以東奔西跑,扶植天道宗,聯合三宗培養印玄等等,可是無論怎麼努力,勝算總是像指甲一樣增長緩慢,思慮再三,他終是沒有阻止尚羽。

大鏡仙道:“你不寄望天庭神仙嗎?”

恒淵道:“你之所以遲遲不敢向天庭動手,不過是忌憚望月、旗離和鏖乘。當年你要不是借元神丹之力,根本無法與他們三人合理抗衡。可是事實上,他們三個……”

大鏡仙心頭一悸,頓時有不好的預感。不錯,他之所以沒有直接找上天庭,正是忌憚他們三個,不然也不會病急亂投醫地想要煉製僵屍王,可是恒淵此時的停頓讓他有種極度不安的預感,就好像他們繞了一個大圈子,最後發現成功近在咫尺,卻與自己失之交臂。

“不要說!”他莽撞地打斷恒淵。

恒淵笑笑,“也好,留點懸念,這世上很多事本不需要看得太透徹。”

大鏡仙道:“你會不會後悔?”

“後悔什麼?”

“尚羽死了。”

“是啊。”恒淵歎了口氣,朝他伸出手,“所以,可否請你把他的元神還給我,我想留個紀念。”

大鏡仙眯起眼睛。

恒淵攤開手心,露出大鏡仙的半顆元神,“我和你換。”

“要換換這個。”他把恒淵的半顆元神拋了過去。

恒淵接過放入懷裡,想了想,把大鏡仙的元神丟了回去,抬起另一隻手,又露出一樣東西來,“那用這個換?”

大鏡仙目光一凝,神情糾結複雜,半晌才啞著嗓子道:“人都不在了,留之何用?”

恒淵低頭看著掌心裡的小鏡子碎片道:“小鏡仙察覺了你的所作所為吧,不然也不會把自己的本體交給阿寶護身,還在關鍵時刻幫他擋了一下。你說這算是幫你減輕點罪孽呢?還是眼不見為淨,乾脆與你一刀兩斷呢?”他頓了頓,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你現在的目光可不可以讓我假設,其實你對小鏡仙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樣無情?”

大鏡仙眸光冷厲,定定地望了他一會兒,突然哈哈大笑道:“你說我們是不是很可憐?而且可憐得很像。”

恒淵低頭笑起來。

兩個名震三界的大神此時就像兩個瘋子一樣,一個仰頭一個低頭,瘋狂大笑起來。

山風凜冽,很快把笑聲吹向四麵八方。

不知過了多久,笑聲漸漸停下來。

恒淵和大鏡仙盤膝對坐。

恒淵問道:“你到底換不換?”

“換。”

小鏡仙的本體和尚羽的元神在空中劃過兩個弧度,落在對方手裡。

恒淵道:“你以後有什麼打算?還乾壞事嗎?”

“我乾的不是壞事。”

“好吧,我換個問法。你還打算把你的事業進行到底嗎?”

大鏡仙道:“不知道。”

“你真誠實。”

“要不要殺了我以絕後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