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九)(1/2)

“沒有的話,隻好將就了。”大鏡仙喃喃自語。

空曠的廢墟四周突然豎起鐵欄,如同牢房一般將他們圈在中央,地上房屋廢墟一掃而空,變成泥濘的沼澤,阿寶還沒回過神,就感到身體不斷往下陷。

“啊……”他才驚叫了半聲,衣領就被印玄用力往上一提,整個人被拔了起來。

即使是印玄也不能長時間站在沼澤上麵而不陷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停地跑動,等邱景雲埋得差不多的時候,再把阿寶放下,把邱景雲拉起來。這個辦法雖然很笨,但是短時間內的確沒有更好的出路。

阿寶被拖了兩次,鬱悶道:“明明已經變身了,為什麼還是不能拯救地球!”

“想要拯救地球嗎?很簡單啊。”大鏡仙慢悠悠道,“僵屍的煞氣是能夠實體化的,你們隻要慢慢地將身體裡煞氣隨著皮膚的呼吸慢慢地排除體外,想象著它們被你們的身體托起……你們就能站在沼澤上麵了。”

“我才不會聽你的!”阿寶一邊說一邊無語地看著煞氣從自己的身體裡爭先恐後地湧出來,像繚繞的霧氣,又像墮天使的黑色翅膀,將自己的身體慢慢地拉了起來。

那一邊,邱景雲的身體也產生了相同的反應。

印玄見他們能夠自己站穩,立刻放手朝大鏡仙衝去。

大鏡仙眼睛眨都不眨,嘴角還噙著一絲類似於歡迎的微笑。

印玄伸手,兩道金光閃過,手中竟然虛凝起一把與赤血白骨始皇劍一模一樣的長劍來。

饒是大鏡仙也愣了愣。在地府的時候,他算是神器崩裂的見證人之一,沒想到印玄居然能夠變出一把幻劍來。但晃神隻是一刹那,他很快知道這把幻劍是靠什麼凝結出來的,抬起雙指輕輕夾住劍鋒,淡然道:“真是孤注一擲,居然敢用長生丹凝劍,你想和我同歸於儘?你該死的時候沒死,真到了地府,說不定會受魂飛魄散之刑……到時候就再也見不到丁瑰寶了。”

他說來平平淡淡,阿寶聽來卻字字誅心,剛剛控製住的煞氣再度崩盤,瘋狂地彌漫開來。

邱景雲本要提醒他,但是阿寶的煞氣衝到跟前時,體內的煞氣自然而然地產生抵抗,對方的煞氣越多,壓迫感越強,自己產生的抵抗就越強。

不過幾分鐘,這個新造的鐵籠子裡就完全被黑色的煞氣所籠罩。

阿寶心急如焚,努力在煞氣中尋找印玄的身體,卻見光芒一閃,煞氣竟慢慢淡去。

“用我送給你的東西來對付我……真不錯。”大鏡仙的聲音在煞氣中浮沉,卻比煞氣更叫人膽寒。

他這麼一說,阿寶立刻明白煞氣為什麼會越來越少。

渾元破煞鏡!

沒想到大鏡仙當時借給他們的寶物還能在關鍵時刻派上用場。

來不及慶幸,阿寶就看到隨著煞氣越來越薄,印玄和大鏡仙的身影漸漸在霧氣中若隱若現。

大鏡仙盯著印玄的目光露出詭異的光芒,“既然你們這麼迫不及待,就讓我們上正餐吧!”他揚起嘴角,就像沙漠裡恐怖的怪獸看著誤闖的落魄旅客,猙獰地伸出魔爪,眼睛綻放著凶殘暴戾的冷光,好似期待著將他們從中間撕裂的美妙時刻。

印玄眼瞼微垂,抓著渾元破煞鏡的左手用力一甩,鏡子拋向阿寶,然後雙手用力地抓住劍柄,牙齒咬破舌尖,吐出一小口血,嘴巴飛快地念咒。紋身般的咒文從他的臉上身上跳動著,像一個個跳蚤。印玄白皙的麵容越來越紅,紅得漸漸發紫。

阿寶接下鏡子之後身體猛然一震,就好像灰塵遇到了吸塵器,他體內的煞氣如潮水般流逝,連挽留的機會都不給他。他張嘴想喊祖師爺,卻看到印玄的衣袍鼓脹起來,白發像蜘蛛網一樣朝四麵飛揚開來。他手中的幻境發出一道令人心悸的精光,將他身上的咒文一字字地渲染成金色。

印玄張開嘴巴口中念著聞所未聞的怪異咒語。

大鏡仙臉色大變,“鎖神咒?”

其實三宗當年拿到的四樣神器之中,赤血白骨始皇劍和凝魂聚魄長生丹隻能算下品,對真正的神仙來說,根本瞧不上眼。一來神仙自身法力高強,赤血白骨始皇劍雖然有傷神殺鬼之能,但對他們來說就像人類打蟑螂的時候手裡有一把西瓜刀,不是不能砍,但是沒有這把刀用腳踩也行。長生丹更不用說,大多數的神仙就算不能與天地同壽,活個百千年的也不是問題。唯獨呼神喚鬼盤古令和博古通今百年書叫人忌憚。

不過大鏡仙知道他們並不知道用盤古令號令神仙的咒語,所以並未放在心上。百年書他倒是想要拿到,可惜天道宗不似其他二宗這般簡單,他們來無影去無蹤,行蹤飄渺不定,大鏡仙暗地裡追查過很久,仍是摸不找頭緒。之前在地府,尚羽被陣法所困時曾指明陣法來自於天道宗,以此類推,印玄突然會號令神仙的咒語極可能與百年書有關。

大鏡仙心念電轉,眼中閃動著冷冽的光芒。這一招他原本是留著對付恒淵的,沒想到恒淵沒出現,卻讓印玄逼到了這一步。

金色咒文在咒語中離開印玄的身體,如繩索般纏縛住大鏡仙的四肢。

被大鏡仙捏住不動的劍鋒突然鬆了鬆,印玄使出全身地力氣往下劈去!

“嗬。”

極輕的一聲冷笑。

印玄隻覺得胸口一陣巨痛,身體被猛然打飛,一塊閃亮的物體從他懷中掉了出來,落進大鏡仙手中。

阿寶慌忙伸出雙臂去抱,卻被慣性推得兩人一起摔了出去,幸好煞氣當了他們的墊子,才沒有摔進沼澤裡。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