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八)(2/2)

尚羽漠然地看著前方。

阿寶起初以為他在看大鏡仙,但是看到他的眼睛裡隻有依戀沒有仇恨時,他知道了,他不是在看大鏡仙,他看的是大鏡仙手裡的恒淵元神。

大鏡仙猛然拔镋。

一塊拳頭大小的珠子被插在镋尖上。

大鏡仙捏在掌中把玩,不屑道:“神屠再怎麼脫胎換骨,也隻是一隻畜生。”

尚羽的目光依舊看著前方,但眼底的光芒卻一點又一點地黯淡了下去。

阿寶想,如果他能上曆史課本的話,一定會是個被重點批判的反麵人物,殺人如麻,橫行霸道什麼的,但是如果聽課的是感性的女同學,也許又會對他的一往情深而感動。

阿寶沒有見過恒淵,可是在這一刻,他寧願相信恒淵是因為同樣的深愛而盜取元神丹的,這樣,這個充滿殘酷、絕望的愛情故事總算有了一個動人的開始。

怨氣慢慢從尚羽一動不動的屍體背後飄散出來。

阿寶突然很想印玄。

人類的情緒很容易受感染,所以有個成語叫做兔死狐悲。他現在就是這種感覺,尚羽的死仿佛讓他預見了自己和印玄的結局。

連恒淵這樣的上古大神和尚羽這樣的神獸都死在大鏡仙的手上,他和祖師爺又怎麼可能贏?

他看著大鏡仙冷酷的笑容,心底一片淒涼。

當他們的敵人是尚羽時,這是一場無望的戰鬥。

當他們的敵人是大鏡仙時,這還是一場無望的戰鬥。

如果可以,他非常非常想對天庭的神仙們比個中指,並警告他們以後招收員工必須考察政治思想覺悟以及心理承受能力兩大關卡,並且每年進行複查。

當然,這個宏偉的提案他也隻能白日做夢地想想了,他現在連能不能再見祖師爺一麵都不知道。早知道後來會發生這麼多事,他在島上就應該抓緊時間和祖師爺突破一切應該突破的關係才對!

有一句俗話叫做說曹操,曹操就到。現在,這句話不可免俗地被用到了。

正當阿寶思念印玄思念得愁眉不展死去活來之時,印玄突然出現在尚羽屍體的邊上。

大鏡仙微笑道:“用尚羽當先鋒為你開路,好計策。”

印玄道:“你想多了。”

大鏡仙道:“我也覺得我想多了,連尚羽都死了,你們還有什麼人可以阻止我?”

印玄道:“尚羽不代表人。”

大鏡仙愣了愣,隨即笑道:“你比以前風趣。”

印玄道:“以前我們不熟。”

“現在熟了嗎?”

“也不熟。”

大鏡仙道:“不熟好,要是太熟的話,我也許就下不了手了。”

阿寶緊張地看著大鏡仙手裡的碎月斬日絕情镋,生怕他一個手抖就朝印玄劈了過去。

大鏡仙道:“對了,丁瑰寶的三個鬼使你帶來了嗎?”

阿寶還沒反應過來,邱景雲已經警惕地問道:“你想要做什麼?”

大鏡仙手裡笑眯眯地把玩著恒淵和尚羽的元神,道:“人物都到齊了,就可以上最後的大餐。”

阿寶一個箭步躥到印玄的身後。

大鏡仙看著他們,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隻是垂眸看著掌心的元神。由於他手指微微聚攏,所以阿寶、印玄甚至之前的尚羽都沒有看清楚——他手上恒淵的元神隻有半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