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八)(1/2)

“聽說恒淵搶元靈丹是為了幫你脫胎換骨,作為元靈丹的原主人,我應該有資格剖開你的胸膛看看它現在長得怎麼樣了。”大鏡仙手指陡然伸長,抓向尚羽的胸口。

“住手!”阿寶往前衝了兩步,被三具屍將齊齊攔住。

邱景雲看著阿寶和尚羽躊躇。雖然從目前的局麵看,大鏡仙才是最大的敵人,但是尚羽往日劣跡斑斑,也不是什麼善茬,尤其想起同花順身上還背著他下的詛咒,他就沒辦法像阿寶這樣邁開步子。

大鏡仙斜眼看阿寶,眼睛裡說不清是同情還是嘲笑,“很多事情是我做的,但這不表示尚羽是無辜的。不斷用活人試驗煉製僵屍的辦法的……是他。”

阿寶咬著嘴唇,堅定的眼神動搖起來。

大鏡仙道:“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借刀殺人。如果沒有我,你們一個個要猴年馬月才能除掉他?”

阿寶好半天終於憋出一句話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天帝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大鏡仙大笑起來,笑得整個人顫抖不已。

阿寶與他相識以來,很少見他笑得這麼失態。

大鏡仙猛然收口道:“尚羽煉製僵屍不是一年兩年了,你見過天庭插手嗎?”

“呃,不是說地上一年,天上一年嗎?”

“天庭的一天很漫長,和你想象中絕對不一樣。”

“不對,天庭不是管了你的事嗎?”

“我?”大鏡仙想了想,終於想起他指的是當初自己編造的說辭,“阿水魂飛魄散的確是我離開天庭的借口,不過那是離開之前,離開之後他們再也沒有管過我的閒事。我留在大鏡山也不是天庭禁令,隻是單純地想要拿到煉製僵屍的方法而已。僵屍的種類很多,傳說也很多,可是我需要的這種並不容易煉製,必須要親自照看才行。”

阿寶道:“你怎麼知道天庭不管,也許他們打算謀定而後動。”他說完,覺得這個猜測十分可能,又後悔自己心直口快,要是無意中揭穿了天庭的部署,那他真的是罪大惡極。

大鏡仙搖頭冷笑:“你以為我和尚羽為什麼敢肆無忌憚地煉製僵屍?天庭早就被天外天的傳說迷得神魂顛倒,一天到晚都想著怎麼找到去天外天的路。至於其他事,他們一點興趣都沒有。這樣一個心不在焉的天庭,對你們到底有什麼好處,還不如歸順我的旗下,至少我會很用心地將這個世界引導上正軌。”

阿寶斬釘截鐵道:“我們現在的軌道就很正!全國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

“……你是打算忽悠我還是新聞聯播看太多?”

“也許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克服,但我們一直在尋求克服的辦法。”

大鏡仙終於知道自己和他不在一個頻道上,放棄說服他的打算,對抓緊時間養精蓄銳的尚羽道:“已經耽誤了很多時間,我送你上路吧,這樣,你才能早點和恒淵團聚。”

尚羽閉著眼睛,充耳不聞。

大鏡仙抬手,一把三米多長的武器出現在手中,慢慢地舉起,猶如死神鐮刀,上半部分約長一米,像一隻巨大的叉子,鋒芒銳利,又像野獸的爪子。

碎月斬日絕情镋?

阿寶腦海中擅自勾勒的珠光寶氣熠熠生輝的神器圖瞬間破滅了。

大鏡仙五指靈活地轉動,镋尖朝下,離尚羽的腦袋隻有不到一米的距離。

危險!

兩個字含在阿寶嘴裡,心中天人交戰。

大鏡仙說的沒錯,尚羽手下的人命絕對不比大鏡仙少,要說該死,他和大鏡仙大概可以內部包攬個冠亞軍,可是……他畢竟是一條生命啊。與尚羽相處的那幾日曆曆在目,或許他們說不上是朋友,卻可以算是半個熟人。

碎月斬日絕情镋猛然揮下。

阿寶身體下意識地朝尚羽的方向衝去。三具屍將的身體被齊齊撞開。

可仍是慢了一步。

碎月斬日絕情镋從背部插|入尚羽的身體,尖利的镋尖完全沒入,血很快濕了整片後背。

尚羽嘴巴發出咕嚕咕嚕聲,卻是吐血不止。

阿寶震在原地,兩條腿灌了鉛似的沒法移動半步。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