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六)(1/2)

“恒淵?”耳熟能詳的上古大神隻有這麼一位。

尚羽盯著他,麵如寒霜,“你做了什麼?為什麼阿寶會在這裡下一個結界?”

印玄道:“結界不是阿寶下的。”

尚羽道:“我絕對不會認錯!”

“是不會認錯結界還是不會認錯恒淵?”

尚羽身體一僵,被苦苦壓抑的恐慌和懷疑在刹那間要翻盤,可還是被他用力地壓製住了,“都不會!”他斬釘截鐵地說。

對於陷入執著的人解釋任何事都是徒勞無功的,因為他們隻會接受他們想要接受的信息。除了阿寶之外,印玄對彆人的觀念一點興趣都沒有。“你能破除結界嗎?”

尚羽道:“我不會違逆恒淵的意誌。”

“即使是被強迫的?”潘喆從帳篷裡走了出來。

尚羽道:“他是上古大神,有誰能強迫他?”

潘喆道:“你究竟相不相信阿寶是恒淵?如果相信阿寶是恒淵,就應該相信,眼下有很多人都能強迫他,大鏡仙就是其中一個。如果不相信阿寶是恒淵……你更應該解除結界,這樣才能逼他現身。這不就是你想當僵屍王的理由嗎?”

尚羽皺了皺眉,“也許他有他的計劃。”

“也許吧。但是,你不想知道是什麼計劃迫使他離開你這麼多年,毫無音訊?如果是主觀的意願,他應該去天外天才對,為什麼還逗留在人間?如果是被迫的,難道你不想助他一臂之力嗎?”

“你知道什麼?”尚羽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惡狠狠地問。

潘喆淡然地掙開他的手,然後解開自己襯衫的紐扣,露出胸膛的印記。

“上古……神印?”尚羽的語氣並不很肯定。

潘喆道:“是的,可惜空有其形,沒有神力。”

“怎麼來的?”

“這是吉慶派掌門的傳承,一旦接任掌門,身上就會多出這樣一個印記。起先我們並不知道它是上古神印,以為是開山鼻祖所留下的記號。後來我有緣遇到天道宗的前輩,才知道這種印記是上古神印。”

尚羽想起上次他用魂體進入地府,還用天道宗的法術設下陷阱,對他的話信了幾分。

潘喆道:“我不知道這是哪一位大神留下來的,但是,既然你說滯留在三界的上古大神隻剩下恒淵一位的話,那麼應該就是他。”

尚羽道:“為什麼?”

潘喆道:“這也是我想要知道的。既然是上古神印,為什麼會沒有神力。”

比起苦口婆心地勸解,適當的引導和留白顯然更有說服力。至少尚羽現在腦海裡就已經腦補出無數個恒淵遇害的情景。

他猛然轉身,朝天一聲大喝。

天上電閃雷鳴,毫無預警地擊潰了黑夜的寂靜。

尚羽雙手落地,竟然現出了原形神屠。

這番變故連潘喆都大為意外。

三元等鬼都從帳篷裡探出頭來,看著巨大的神屠用力地衝向迷霧,然後被吞噬。

“他怎麼了?”曹煜問。

潘喆道:“去尋找答案。”

吸收煞氣成了邱景雲和阿寶的常規活動。

阿寶一開始還有些抵觸,但發現吸收煞氣會令身體變得更加強壯之後,就慢慢配合起來。唯一讓他們的擔心就是之前說的幫凶問題。

兩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隻得出一個結論,煞氣在他們戰鬥時擴散的最厲害,所以,如果大鏡仙想要用他們的煞氣修煉,他們就打不還手。阿寶還補充了一句:拚命還口。

雖然商定了辦法,但他們心裡都知道,這根本不能算是個辦法,更令人沮喪的是還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阿寶每次想起母親的枉死,就恨不得將大鏡仙剝皮抽筋,捆起來遊街示眾,可是了解屍帥越深,這個願望就變得越渺茫。屍帥的確是相當強大的存在了,可是在大鏡仙麵前依舊毫無還手之力,他有時候不禁懷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能夠打敗大鏡仙的存在嗎?

天帝呢?可不可以?如果可以,為什麼他們一直袖手旁觀?如果不可以,大鏡仙又為什麼不直接打上天庭?各種各樣地疑惑充斥腦袋,卻始終無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