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五)(1/2)

夜深霧更濃。

一簇篝火,三頂帳篷,蕭索寂寥。

尚羽站在印玄身後帳篷的頂端,冷笑道:“終於發現怨氣傷不了我,死心了?”

印玄淡然地反問道:“傷不了你麼?”

尚羽一躍而起,落在他的身前,雙手負在身後,仰著頭,傲慢道:“當然!對本尊而言,你每夜用呼神喚鬼盤古令催動當日侵入我體內的怨氣就像搔癢一樣。”

印玄道:“還是讓你難受了。”

尚羽拳頭一緊,又慢慢鬆開,“你找我來,不是為了告訴我你每夜幫我撓癢撓得多開心吧?”

印玄道:“阿寶在大鏡仙的手裡。”

尚羽皺眉道:“你是說,那天的闖入者是大鏡仙?”

“嗯。”

“本尊為什麼要相信你?”尚羽居高臨下地睨著他,“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想挑撥我們,讓我們兩敗俱傷?”

印玄道:“他是惑蒼。”

空氣陡然凝重起來。

尚羽踱開步子,走到他身邊,神情凝重如鐵石,“你再說一遍。”

“大鏡仙就是惑蒼的轉世。”

“神仙沒有轉世,隻有神寂和……複蘇。”尚羽心裡已經從毫不相信到半信半疑。這樣倒是可以解釋他當年找自己合作研製僵屍王的用意,也可以解釋他為什麼要抓阿寶。因為阿寶是恒淵的轉世,而且是唯一適合當屍帥的人。

印玄指著前方的迷霧道:“他的老窩就在前麵,迷霧之後。”

尚羽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他是惑蒼?”

“他說他是。”兩人對話到現在,印玄頭一次抬起了頭。

尚羽低頭看了他兩眼,嗤笑著撇開頭,“你變得真醜。”

印玄道:“與你無關。”

“是啊,可是我很高興。你的臉越讓人倒胃口,阿寶選擇我的機會就越大。”

印玄眼底一沉。

“如果大鏡仙真的是惑蒼,我們倒可以暫時合作。”尚羽揮手,篝火瞬息撲滅,四周重新墮落暗灰色的陰暗之中。他的雙腳從篝火上踏過,緩緩來到迷霧前。

“你們是在求本尊幫你們破開這場迷霧?”

尚羽本不指望印玄回答,敵對這麼多年,他知道他有多倔強,可印玄回答了。

“是。”向一個仇視多年的敵人求助是他最不願意做的事,可是在阿寶安危麵前,他願妥協。

再見邱景雲比阿寶想象中要早。而且買一送三,在場的除了邱景雲之外還有三個陌生人,兩男一女,卻是青年。

“師弟,你沒事吧?”阿寶抓著邱景雲,緊張地打量他全身上下。

邱景雲歎氣道:“你還是成為了屍帥。”

阿寶道:“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放心,我沒有變心。”

邱景雲苦笑道:“我隻怕多力量的是大鏡仙。”

阿寶一臉不解。

邱景雲道:“我有一個猜測,我懷疑大鏡仙想用我們修煉僵屍王。”

阿寶道:“這個他說過。”

邱景雲道:“但是他沒有說過方法。”

“師弟的意思是?”

“我們身體的能量是靠陰氣和月光來維係的,和人身體的消化係統一樣,吸收之後還會排泄。”

阿寶訝異道:“啊,難道應該上廁所?”他這幾天明明沒有這種感覺啊,最主要是大鏡仙每次送來的飯隻夠臧海靈一個人吃。

“是煞氣。”

阿寶想起上次和大鏡仙打架時產生的煞氣,若有所悟地點頭道:“的確有。”

邱景雲道:“我懷疑大鏡仙需要我們的煞氣來煉成僵屍王。早上他們幾個排除煞氣時,就看到大鏡仙好像把煞氣吸收了進去。”

阿寶道:“我可不可以翻譯一下?”

“什麼?”

“也就是說,大鏡仙需要我們的排泄物來修煉?”

“……可以。”邱景雲道:“不過先不管這些,我們先闖過眼前這一關再說吧。”

阿寶回神,“對了,他把我們帶來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漆黑大森林想要做什麼?”

邱景雲沒說話,而是用下巴朝前努了努。

和他們一起來的三個人已經往前跑了。

“他們也是僵屍。”阿寶感覺到他們身上的煞氣。

邱景雲道:“是屍將。”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