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四)(1/2)

事情又回到了原點——大鏡仙手裡捏著個人質,阿寶仍處於被動狀態。

“好吧,這次你又要我乾什麼?”阿寶無奈地看著他。

“乖乖呆著。”邱景雲掉下來,直直地落進大鏡仙懷裡,被抱著走。

“等等!”阿寶大喝一聲!

大鏡仙瞥了他一眼。

阿寶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大鏡仙肩膀一沉,身體瞬間化為雲煙消散在他的指縫之中。

臧海靈虛弱地開口道:“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來,我想吐。”

阿寶放下他,眼睛飛快地向四麵八方搜索。

幻境結界在他眼中仍像玻璃一樣透明,卻沒有大鏡仙的蹤跡。難道大鏡仙已經到了千裡之外?阿寶咬著下唇,沉吟片刻,將好不容易舒服點的臧海靈重新扛上肩膀往外走。

出門是一望無垠的田野。

一聲歎息在空曠的田野上響起。

“你為什麼那麼不聽話?”大鏡仙問。

阿寶被他口氣裡的無奈驚到了。綁匪居然好意思問肉票你為什麼不聽話,他以為他是幼稚園阿姨嗎?!“話說到這份上,我也不怕撕破臉皮!總之,今天你讓我走我要走,你不讓我走,我也要走!”

“成為屍帥以後果然不一樣。腰板都比以往挺直。”大鏡仙冷聲道,“你不想要你師弟的命了嗎?”

阿寶道:“有種你出來,我們一對一單挑!”

“一個小小屍帥就想來對付我。”大鏡仙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月盤裡,一步步走下來,很快到近前,“你會不會太天真。”

阿寶衝過去就是一拳。

大鏡仙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扭。

咯噠。

骨裂聲。

阿寶咧嘴,發現疼痛模式竟然可以在自己意念中轉換。

大鏡仙揮手將他拋出去,冷笑道:“你最好好好呆著,不然下一個就是印玄!”

祖師爺?!

想起最後一次見到的祖師爺的模樣,阿寶瞬間被點燃心頭怒火,新仇舊恨加起來,苦苦壓抑克製的理智瞬間被擊飛。他甩了甩瞬間複原的手,蹲下身,在心裡默默地說預備跑,拔腿衝刺,對著大鏡仙,兩隻手像裝了彈簧似的,不斷地揮出。

從臧海靈的角度隻能看到無數拳頭的影子,速度超出人類的極限。

大鏡仙開始還躲閃,最後忍無可忍,抬腳將他踢了出去。

阿寶一個驢打滾,起來繼續攻擊。

臧海靈想提醒他用法術,但話還沒出口就發現阿寶身體竟然溢出煞氣,如黑煙一般,很快把阿寶和大鏡仙一起包圍在裡麵。

兩人身影晃動,煞氣如紗,跟著飄飛。

這場戰鬥顯然沒了他置喙的餘地,隻能坐在地上等結果。

煞氣彌漫得越來越多,遮天蔽日,不,是蔽月。清冷的月亮被黑霧吞噬,到處都黑蒙蒙的。臧海靈被煞氣所浸,驚得跳起來連退十幾步,腳跟卡著門框邊沿,再往後一步,就要回屋。他鬆了口氣,隨即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能動了。看來大鏡仙的定身術是有時間限製的。

再看場內,勝負依舊未分。

不過這樣的結果已經讓臧海靈大出意料之外了。邱景雲是屍將的事他聽潘喆說起過,所以看到大鏡仙把邱景雲帶回來時,他心裡的失望難以言喻,所以對剛成為屍帥的阿寶也沒抱有太大希望,沒想到他卻給了他一個驚喜。

“夠了。”大鏡仙的聲音像一道驚雷,從層層黑霧中透出來。

隨即,黑霧以肉眼能及的速度慢慢縮小,最後儘數吸入大鏡仙的口中。

阿寶臉上身上都掛了彩,雖然站著,但晃晃悠悠得好像隨時會倒下。倒是大鏡仙不但毫發無傷,連臉色都紅潤得詭異,而且眉梢眼角都是喜色。

他見臧海靈瞪大眼睛看著自己,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很失望,我既沒有死也沒有輸。”

臧海靈道:“當然失望。”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