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網中雀(二十三)(1/2)

很久很久以後,臧海靈與阿寶成了朋友,終於忍不住問起煉製屍帥的過程。阿寶當時的第一反應是渾身一抖,苦大仇深地抹淚道:“要是女人的月事是這種來法,這個世界早就沒有女人了,不,是沒有任何雌性了!”

臧海靈問:“在你和你祖師爺眼裡,這個世界還有雌性嗎?”

“有的。”阿寶深沉地點頭,“我一直很有危機意識。”

把慘痛經曆當做笑話一樣說是阿寶經過時間沉澱以後的心態,剛從青銅爐鼎裡出來的他滿腦子隻有一個念頭——

他要砸死大鏡仙!

必須砸死。

至於為什麼不是砍死打死踢死是因為……大鏡仙就是這麼對待他的!

呆在青銅爐鼎的暗無天日的時光裡,大鏡仙不斷地砸下各種各樣的東西,煞氣、硫磺、桃子……不分種類不分大小不分重量不分時間,這也就算了,最可惡的是不打招呼!事前事後都沒有。誰知道和硫磺一起下來的桃子是能吃的啊?居然在他快餓死的時候才提醒他,那時候桃子連核都沒了好不好!雖然後來才發現,他想餓死也已經不可能了,身體脫胎換骨,機能轉變,新陳代謝係統還在,卻不再承擔產生能量的責任。

爐鼎時不時地高溫熔化著除了他身體以外的一切物體,肉|體像海綿一樣吸收爐鼎中被熔煉成液體的物質,然後在巨痛中蛻變。

剛出青銅爐鼎的阿寶和乾屍沒區彆,臉和身體的肉都凹陷進去,皮膚鬆鬆垮垮地掛在身體上。要不是被關了三個月,腦袋完全處於混沌迷糊的狀態,阿寶不但會成為第一個成功的屍帥,更會成為第一個被自己嚇死的屍帥。

他踉踉蹌蹌地走了幾步,就看到一道門在他麵前敞開,風吹進來,卻沒什麼感覺。一輪彎月掛在夜空中,瑩白皎潔。他加快腳步走到月光下,肌膚貪婪地呼吸著,癟癟的皮膚漸漸鼓起來,恢複往日的彈性。

原來僵屍的能量來自於——月光和陰氣!怪不得尚羽和大鏡仙這麼看重他。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的純陰體質簡直吸收陰氣的最佳容器。

阿寶盤膝在月光下坐了會兒,腦海漸漸清明,細微的聲音在耳朵裡變得分外清晰。閉上眼睛,他不但能聽到大鏡仙在左後方的呼吸聲,還能在腦海勾勒出他此時的姿勢和表情。

“恭喜。”大鏡仙緩緩走過來,“大功告成。”

阿寶睜開眼睛,目光瞬間掃出千米,隨即頭暈目眩地收回。

大鏡仙看他捂著腦袋,輕笑道:“你很快就會習慣的。”

“臧海靈呢?”阿寶沒忘記他是為了什麼上賊船的。

大鏡仙微微一笑道:“放心,他沒事。”

“眼見為實,我要看看他。”

“你看不到嗎?”

其實大鏡仙說這句話的時候,阿寶的目光已經掃到一間放著一張小床的房間,臧海靈盤膝坐在床上,呼吸平緩,麵色紅潤,看上去的確像傷愈的模樣。

他幽幽道:“我現在是不是不算人了?”

大鏡仙道:“是的。”

“吃喝拉撒還會不會?”

“看你想不想。”大鏡仙道,“你可以自己查探一下身體的狀況,絕對比先前的凡人之軀要好上千萬倍。”

明明沒有看過使用說明書,可大鏡仙說查探下身體狀況時,他居然自發地在腦海中浮現身體的各項技能狀況。他本身生物就學得不咋樣,所以也不清楚自己這樣到底算是正常還是不正常,隻是有一點讓他非常驚恐——

他的心臟竟然停了!

“沒心跳了。”他喃喃道。

大鏡仙道:“你喜歡的話,可以讓它跳起來。”

阿寶道:“怎麼讓它跳?放點迪斯科的音樂?”

“隻要你想。”

跳。

阿寶想著,心臟果然跳了一下。

一,一,一二一……

心臟果然非常乖巧地跟著節奏跑。

阿寶捏著自己的手臂,覺得皮膚表麵和原本肉呼呼有所不同,好似多了一層光滑的薄膜,在月光下看,還泛著冷冷的淺白反光,“有沒有什麼副作用?”

大鏡仙道:“我不覺得有什麼副作用。”

阿寶回頭瞪他,“不要以為我聽不出這句話是陷阱。”

大鏡仙笑笑,“我知道你很聰明。你好好熟悉自己的身體,我去做下一步的準備。”

“下一步?”

“你不會以為我讓你成為屍帥是為了成全你和印玄,讓你們長相廝守吧?”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