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鬼

第一章(1/2)

孤魂野鬼就像人類中的流浪漢,他們無所事事,遊手好閒,唯一的樂趣就是數日子。

“啊,又一天過去了。”

這是最讓他們感慨的事,因為這意味著他們離鬼差領他們上路投胎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不過有時候它們會被禦鬼師征用,去做點兼職賺點外快——正職依然是無所事事的孤魂野鬼,兼職可以當跑腿的信差,恐嚇人類的騙子,或者專門抓其他惡鬼的編外鬼差……總之,禦鬼師讓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當鬼以後,道德法律就是人類要考慮的問題,與他們無關。所謂的外快除了毫無用處的冥幣之外,還可以跟著禦鬼師脫離禁錮自己的死地到處溜達溜達,看看生前沒來得及看的地球風光,或是用禦鬼師的符咒回味一下人間菜肴的滋味等等。

簡單說,就是讓時間變得更加容易打發。

唔,這是在正常情況下。

凡事都有例外,禦鬼師也分很多種——

“阿寶大人,我們已經兩個月沒出門了!”同花順趴在沙發背上,幽怨地搓揉著自己的五官,將它們倒過來正過去地折騰著。

阿寶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四喜。”

四喜嗖得從電視機前衝過來,“大人。”

阿寶道:“家裡還剩多少方便麵?”

四喜道:“我早上點過,沒了。”

同花順的五官立刻恢複原狀,喜滋滋地撲到阿寶身上,“大人!我們出去吧,去超市,去超市買吃的!金黃色的烤雞,紅豔豔的臘肉,香噴噴的肉包……哦嗚,太懷念了!”

阿寶朝四喜勾勾手指,“叫外賣,我要吃披薩。”

同花順用鬼力把自己變成實體,重重地壓住阿寶,兩顆眼珠子用力一瞪,掉落下來。

阿寶看也不看地接住眼珠子塞回他的眼眶,然後拍拍他的腦袋道:“乖,再忍忍,很快一年就過去了。”

同花順欲哭無淚,“現在才三月。”

阿寶道:“看,已經三月了。”

“大人,你有小肚子了,在不動,會變成大胖子!”同花順不滿地戳著他的肚皮。

阿寶道:“裡麵有小寶寶呢,要養胎,不能出去吹風。”

同花順咬牙切齒道:“大人,你騙人,你是男的,你不會有小寶寶!”

阿寶道:“十月懷胎,十個月以後你就知道了。”

同花順從沙發上跳下來,撲倒從頭到尾就坐在椅子上靜靜看書的三元懷裡,“大人又忽悠我!”

三元冷漠地推開他,“你擋到我的視線了。”

同花順氣得跳腳,遠遠地指著阿寶道:“大人,我要和你解約!”

阿寶終於坐起來,從沙發底下拖出一本賬簿,“唔,讓我算算你這些天在家裡的開銷……”

同花順氣呼呼道:“你說過能夠用工錢抵賬的。”

阿寶點頭道:“是的。送信一千塊,抓小鬼一萬塊,抓大鬼兩萬塊,抓惡鬼十萬塊……可是,這些你做過嗎?”

同花順淚流滿麵,“大人,你沒給我機會。”

“那就是沒有。”阿寶手指沾著口水翻著賬簿,“所以你欠我一百六十三萬五千一百五十六塊,去掉零頭,你欠我一百六十三萬五千一百五十塊。”

“……”同花順摸摸地拿出自己的小錢包,數著私房錢,“大人,我隻有兩百塊。”他委屈地扁著嘴巴。

阿寶歎氣,放下賬本,朝他伸開手臂。

同花順撲到他懷裡。

阿寶一邊摸著他的腦袋,一邊把他的私房錢塞到自己的口袋裡,“就當利息,先還了吧。”

同花順道:“那是冥幣。”

阿寶道:“我知道,可以下次用來收買你嘛。”

同花順:“……”

“唉,你這樣懶惰是不行的。”

阿寶瞪著同花順。

同花順雙眼通紅地回望著他,“大人,這句話不是我說的。”

阿寶鬱悶道:“我知道。”

同花順道:“大人,你背後有一個人。”

“我知道。”阿寶抬手慢慢地抹了把臉,然後笑容滿麵地轉身,衝上去給來者一個大大的擁抱,“哦,師叔,什麼風把您吹來了?您都不知道,您不在我身邊的日子我有多麼想念您!”

龔久摸摸他的腦袋,微笑道:“幾天沒出門了?”

阿寶麵不改色道:“兩天。”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