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武皇

第1章、九脈狂訣(1/2)

玄界!

浩瀚中土,地域遼闊,廣垠無邊。

天地靈氣充沛,有不甘天命者,為修之道,打破自身極限,逆天而行,渡劫造身,與天爭命。故有仙人臨世,禦劍飛空的傳說。更有大能者,一己之力,打破虛空,白日飛升。

天下無國界,百家爭鳴,內有門派紛爭,外有妖魔橫行,世道殘酷,強者為尊。在玄界便有三宮五殿,九宗萬門之說。

碧雲門!

歸於天劍域,門派弟子千餘,十大門派中居首,門中弟子皆是出尖拔萃。

“不公平!我的貢獻明明尚有萬點!為何就不能兌換聚氣丹!”

“隻有內外門弟子,才可使用貢獻進行兌換!”

“我林辰現在再是不濟,好歹現在也是碧雲門的外門弟子!為何不可!”

“外門弟子?嗬嗬,你是好些天沒回來了吧?難道不知,雲長老已將你貶為雜役弟子了嗎?雜役弟子可不允許踏足天寶閣!老夫沒將你逐出去,已是看在碧海長老的情麵!”

“雜役!?”

??????

碧雲宗,天寶閣內,一位少年正滿腔怒火的與位老者據理力爭。

見這少年,正值成年,堂堂八尺男兒。一席烏黑亮麗的長發,端正的五官,菱角分明,劍眉星目,俊逸非凡。可惜因為怒火的刺激,少年顯得滿臉青筋。

這位少年,便叫林辰,三年前以考核第一的成績被碧雲門招入。天賦異稟,為世罕見的天才,僅以三年光陰,便從一個小小外門弟子,晉升為碧海大長老的親傳弟子,為青英中望塵莫及,視為偶像。

本該一飛衝天,傲視群英,風光無限。奈何自隱龍秘境歸來,便是武脈每日數斷,短短一年,幾乎武脈儘失,形同廢人。而門中地位,更是一落千丈,遍遭羞辱,就連曾經好友弟兄,亦是形同陌路,視他為瘟神。

雜役!?

林辰氣得麵紅耳赤,雙拳緊握,幾乎要攥出血絲。憤惱已久,終得釋然,如同瘋子般放聲大笑:“哈哈!雜役?我林辰竟然隻是個雜役弟子!真是可笑、可悲!”

“這林辰是瘋了嗎?”

“能不瘋嗎?一年前可是我們碧雲門最優秀的弟子,不僅打通了一百八十條武脈,更是世間罕見的雙屬性武脈!被碧海大長老收為親傳弟子,可自隱龍秘境歸來,便莫名其妙的每日武脈數斷,以致修為倒退,如今隻剩十條武脈,廢得不能再廢了!僅僅一年的時間,便從親傳弟子貶為微不足道的雜役弟子,換作是我早就瘋了!碧雲門還能留他,隻不過是看在昔日輝煌的情麵罷了。”

“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妒英才嗎?”

??????

四周旁人,不斷評頭論足,指指點點,有得遺憾,有得歎息,也有得在幸災樂禍。

而這些聲音,在林辰耳邊彆提有多刺耳。還在這一年以來,他早已看淡了世態炎涼,心中苦歎,麵色黯然,轉身便要離去。

忽然!

一道宛如銅鈴般清靈悅耳的聲音傳蕩而來:“林辰師兄!”

便見!

一席楚楚倩影,身姿妙曼,如同蜻蜓點水般,輕盈踏足而來。一襲粉紅色的羅裙,秀發如絲,眸如秋水,肌膚猶如白雪,毫無瑕疵。修長的瓜子臉白嫩得猶如上好美玉,芳香迷人,蕩然心魂,若說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卻不過分。

“秦瑤師姐!”

“天啊!我不會是出現幻覺了吧?我竟然有幸見到了秦瑤師姐!”

“太美了,秦瑤師姐果真是我們碧雲門第一美人,要是能博秦瑤師姐一笑,就是死也無憾了!”

??????

周遭旁人,看得目眩神迷,沉醉不已。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