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區

第一五一二章 陳係兵團的強勢反擊(1/2)

在戰火已經徹底燃遍八區的時候,西南線的戰爭也比較慘烈。

混成旅出川之後,浦係軍團立馬起兵兩萬,從西南線外打來。而這時本地駐守的部隊,就隻有陳鋒的那個旅。

一個旅的人,要麵對兩個師的圍剿,雖然處於防守姿態,但也可以想象到打的有多艱難。

幾天鏖戰,陳鋒部隊後退了近一百五十公裡,下屬的幾個團,被打散又重組了三次,直接戰鬥減員高達兩千多人,這其中犧牲名額就有一千多。

陳鋒雖然看著是個儒將,但其實是個骨頭很硬的人,指揮風格也比較凶猛。這一點你從他上次參加西北戰事,以一個旅兵力連碰浦瞎子的主力,並且打的有來有回的事兒上,就可以看出來。

但這次不一樣,協助防守的混成旅走了,開戰也比較突然,準備充足的浦係軍團,說殺到線內就殺到了線內,而陳鋒還不敢命令部隊跟他們死磕。因為一旦自己的旅被徹底擊潰,那七區的援軍還沒到,浦係軍團很可能會在待規劃區展開報複性的屠殺,專門去收拾那些親近三大區的地方勢力。

所以,這場仗陳鋒打得非常憋屈,一方麵要照顧民眾勢力,一方麵還要拖住對方主力,隻能且戰且退的接敵。

不過好在這最黑暗的幾天終於扛過去了,七區臨時組成的西南戰區部隊,已經趕了過來,先頭作戰單位的總兵力高達四萬人,全部都是陳係兵團的主力。

……

川府靠近老三角地區,西南戰區的指揮部內,陳俊穿著軍裝,站在一堆高級將領中央,指著沙盤問道:“浦係的主力在這兒是吧?”

“對的,兩個師,呈三角形散開的進攻陣型,一直追攆著陳鋒旅,已經打到了河山口。”旁邊的西南戰區總參謀長,也指著沙盤說道:“我們的126軍兩個師,已經頂在了河山外圍。”

就在二人說話時,通信兵從外麵跑了進來:“報告,陳鋒旅長到了!”

“讓他進來。”陳俊擺手。

數秒後,從前方乘坐直升機趕來的陳鋒,吊著一隻胳膊走了進來,衝陳俊敬禮後喊道:“總指揮好!”

陳俊看了一眼灰頭土臉,並且還受了傷的弟弟,重重地點頭說道:“你們旅打得很好,帶著部隊下去,歇一歇吧,剩下的交給我們。”

“報告總指揮,我們旅不需要修整!”陳鋒聲音高昂地吼道:“請求後勤單位,給我們旅重新派發補給,裝備,我們要跟126軍一同打回去。”

陳俊停頓一下,點頭喊道:“傳令後勤補給團,給陳鋒旅派發補給裝備。”

“是!”

“傳令空軍編隊,馬上在河山口給我展開洗地式攻擊,其餘軍團在空軍的戰鬥任務結束後,正式向浦係軍團發起總攻。”陳俊扭頭看向眾將:“四萬多打他兩萬,兩個小時不解決戰鬥,那就不要當軍事主官了,集體給我下課吧!”

“126軍保證完成任務!”

126軍的軍官立馬敬禮回應。

陳俊和顧言、吳迪等人都不一樣,他的歲數要比眾人都大不少,並且很早之前就在部隊嶄露頭角了,再加上又有在歐盟區長期從事情報工作的經驗,所以他整個人看著要更厚重,更有氣場一些。

說白了,將帥的氣質,陳俊很多年前就已經具備了,所以這次他突然被拉到前台,眾高級將領是服氣的。而且他們心裡也清楚,陳家的狀況跟顧家的不太一樣,鐵帽子王是正當年,隻要人不死,短時間內不會放權給下一代,而陳家則是已經到了要進行新老權利交接的時候。

陳俊慢慢接手大權,估計也就是近幾年的事兒。而西南線的反擊戰,陳家之所以動用了七萬人的兵力,那明顯就是要抬陳俊的王者氣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