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區

第一五零四章 對上新一軍(1/2)

混成旅的行進路線是,從川府地區出兵,向江州地區移動,然後在從江州乘坐新修的輕軌列車,趕往八區。

這樣一來,混成旅抵達戰場的時間就會大大縮短,但即使這樣,也是連續急行軍了近三天,才在距離新陽兩百公裡的位置下車整軍。

……

晚上八點多鐘。

旅部的警衛兵迅速搭建起了臨時指揮部,隨即秦禹,曆戰,大牙,黎世宏,歐曉斌,阮明,以及剛從西南線被調回來的齊麟,還有一大幫旅部參謀,聚在一塊開了站前會。

“現在什麼情況?”秦禹背手問道。

“顧家主力,第一集團軍,以及其它兩個師,總兵力五萬多人,控製著呼察,曲阜兩個城區,正在向新陽和燕北挺進。”曆戰把自己手裡掌握的資料彙總後,用紅外線筆指著牆壁上的投影介紹道:“滕師長的那個師,一天就打殘了衛戍旅,但隨後遭到了自衛軍的反攻,雙方僵持不下,光炮戰就乾了三輪了。”

秦禹麵色凝重:“滕師長的部隊也有一萬五千人,而且戰鬥力相當強悍,自衛軍能擋住他兩天多,這有點在預料之外啊。”

“是的,自衛軍守護燕北的態度非常堅決。”曆戰點頭:“並且執行力,作戰能力,以及武器裝備,都跟咱們預想不太一樣,很強!”

“媽的,看來黨政這些年沒啥在自衛軍身上砸資源啊。”秦禹回頭看了一眼新組建的沙盤:“滕師長如果短時間內拿不下自衛軍,那咱們的任務很可能是穿過新陽,從側麵攻擊燕北。”

“是的。”曆戰點頭:“但新陽……!”

“新陽怎麼了?”齊麟問。

“林家的部隊全部調到了新陽附近!”曆戰看了一眼秦禹,直言說道:“如果咱們要從這兒走,遭遇到林家的阻攔,那……那就得開火了。”

會議室眾人聽到這話,表情都很古怪,反倒是秦禹沒啥情緒波動,隻淡淡的說道:“林家的部隊,應該不會倉促開火的。”

曆戰一聽這話,立馬把話題拉開:“如果從新陽繞路,進軍燕北,那咱們很大可能會遇上自衛軍新收編的那些傭兵集團,這一塊的兵力有三萬多。”

“三萬多人,不可能完全交給我們來打。”大牙插了一句:“估計顧二叔會調人過來,讓咱們協助進攻。”

“應該是這樣的。”曆戰點頭表示讚同。

秦禹雙手扶著案麵,話語簡潔的說道:“那就先以這個傭兵集團為假想敵,在命令過來之前,給我拿出進攻方案。”

“好!”眾將點頭。

……

曲阜地區,八區一戰區的司令部,暫時挪到了這裡,以避免遭受到敵軍反撲。

戰時指揮室內,顧泰憲坐在椅子上,仰著頭,正用眼藥水滴著眼睛,從開戰到現在,他睡覺的時間不超過三小時,連續熬夜奮戰,他也扛不住了,得了結膜炎,雙眼紅腫的跟個饅頭一樣。

“軍長。”

參謀從側麵走了過來,輕聲問道:“你身體沒事兒讓吧?”

“沒事兒。”顧泰憲放下藥瓶,皺眉問道:“滕胖子的進攻怎麼樣?”

“不太理想。”參謀搖頭回應道:“自衛軍的戰鬥力比衛戍旅要強太多了,打的很頑強,並且隻在防禦工事內固守,也不往外打,所以滕胖子處於強攻的位置,是很難受的,一萬多人,光傷病就已經下來了四千多了,第一軍的醫院,現在已經被填滿了,後勤那邊正在緊急在院內建造室外病房。”

顧泰憲停頓一下,剛要回話,私人手機就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拿著電話走到了一旁:“喂?是,嗯,滕胖子這邊有些進攻受阻……!”

參謀站在一旁,沒有跟緊,隻靜靜等待。

顧泰憲打了兩三分鐘電話,才邁步返回,直言問道:“譚忠書的部隊現在在哪兒呢?”

“他命令師部移動到了呼察位置,正在等待命令!”參謀如實回道。

“傳令,讓她帶兵上去,協助滕胖子進攻自衛軍。”顧泰憲做出了命令。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