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區

序章 七宗罪(2/2)

人群安靜,樓梯恢複平穩。

“孩子,那個孩子掉下去了。”小莊急迫的率先吼了一聲。

數十個人扭頭向樓下看了一眼,表情木然,且沉默了不到兩秒鐘,就又集體把頭扭了過來。而那個孩子的母親則是呆愣半晌後,嗷的一聲就衝樓下衝去。

秦禹愣住。

“糧食。”

“孩子都摔了,不給糧食肯定不讓他走。”

“搶了他。”

“……!”

喊聲震天,氣勢逼人,其餘眾人沒有一個轉身去看看那個摔到樓下的孩子,而是繼續擠在一塊往裡衝。

小莊站在門口,瞪著眼珠子看向擁擠過來的人群,心裡非常清楚,自己今天要不出點血,那肯定就得搏命,所以舔了舔嘴唇喊道:“行,你們牛b,我認慫了,老子認了……我給你們拿。”

秦禹聞聲立馬攥住小莊的胳膊,低聲命令道:“不能給,一點都不能給。”

小莊看著門外烏泱泱的人群,瞪著眼珠子回應道:“糧食已經漏了,不給點甜頭,這幫人肯定不能走。”

“你給了甜頭會更麻煩。”秦禹語氣非常嚴肅的回應道:“寧可拚命,也不能鬆口。”

“扯淡!”小莊跟秦禹的看法不同,他堅持著說道:“咱倆就你有一把響兒,可外麵這麼多人,你有把握鎮住他們嗎?如果壓不住,那咱倆一定得被搶。他們已經紅眼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你聽我的就完了,我回去拿響兒。”

“小禹,你沒有看見嗎?孩子掉下去了他們都沒走,這幫人已經沒有理智了……。”小莊拽開秦禹的胳膊,低聲回應道:“咱倆吃的已經足夠了,該換錢的也都換錢了,給他們一碗米,對我們來說損失不大,所以我不想賭命。糧食有我一份,我有權決定怎麼用他。”

秦禹聽到這話無言。

小莊擺正身位,瞪著眼珠子衝領頭壯漢吼道:“待規劃區也有待規劃區的生存之道,拿了米,不要再鬨事兒,趕緊滾蛋!”

“餓不死,肯定馬上滾。”領頭壯漢點頭。

小莊聞聲後撤,邁步回屋取了一大碗米,咣當一聲擺在地上:“滾吧。”

數十人看著地上的米,眼神中全部泛有貪婪的神色,但都沒有主動上前去拿。

領頭壯漢沉默數秒,伸手抽下腰間綁的布袋子,將米一口氣倒了進去。

“快滾!”小莊麵色不耐的驅趕著。

人群站在門口沒動,領頭壯漢打量著二人,額頭冒汗的將米係在腰上,也沒有馬上離開。

“我讓你們走,聽不懂嗎?”小莊皺眉再次驅趕。

一陣沉默後,人群中也不知道有誰喊了一句:“他媽的,他能給咱們一碗米,最少還有一大袋子米!”

“再給點,人太多了,這些根本吃不飽。”

“給米。”

“不然進去搶了得了,有啥可廢話的。”

“……!”

呼喊聲,叫罵聲再次傳遍六層小樓,並且這一次人群中有人偷偷拿出了刀具,凶器,目光陰沉的看著小莊,表情完全沒有感激……

領頭壯漢攤開手掌,話語低沉的說道:“你也看見了,這些人都餓瘋了,我根本壓不住,不然你把米袋子拿出來,我們分走一半得了。”

“你們他媽的……!”小莊急了,也從懷裡掏出了刀。

“乾什麼,想拚一下啊?”

“怕你嗎?餓都要餓死了,還怕動刀動槍嗎?”

“……!”

眾人根本不懼小莊,邁步跟著壯漢就往屋內衝。

小莊懵了,站在原地已經不知所措。他此刻想動手,但又沒底氣能擺平眼前這些要發瘋的搶糧人;可不動手,又明顯要護不住自己的東西。

“嘎嘣,嘎嘣!”

就在這時,秦禹從櫃子裡拽出一把足有二十厘米長,三筒旋轉上彈式大口徑手槍,第一時間轉動套筒,上了子彈。

人群見到槍之後,本能停住腳步。

秦禹麵無表情的從櫃子裡拽出整整一大袋子糧食,順手扔在地板上喊道:“糧食全在這兒呢,想吃的可以上來拿了。”

人群沉默。

“你嚇唬誰呢?”領頭壯漢紅著眼珠子扇呼道:“沒飯吃就是個死,我們還怕你拿個破槍嗎?”

秦禹歪脖看著對方,左手指著糧袋子喊道:“糧食就在這兒呢,長手就能拿走,你上來啊?!”

領頭壯漢隻猶豫了半秒,就轉身喊道:“我們這麼多人,他就一把槍,我不信他能把人全打死。”

說完,領頭壯漢一步上前,伸手就要抓糧食袋子。

“亢!”

槍響,齒輪轉動。

領頭壯漢飛出去半米遠後,血灑地板,胸口被轟出了一個大洞。

秦禹右手持槍,表情毫無波瀾的喊道:“沒糧食吃,你們過幾天或許會被餓死。可現在誰先伸手拿,我一槍就先乾死他。”

眾人聽到這話,全部麵麵相覷,一言不發。

“我還兩發子彈,你們拿不拿?”秦禹突然爆喝著問道。

眾人聞聲倒退了兩步。

秦禹邁步上前,彎腰解下壯漢係在腰間的糧食袋子,聲音不大的喊道:“小莊,東西拿上,我們走。”

小莊聞聲立馬回屋。

秦禹右手持槍喊道:“碼兩排,給我讓路。”

人群沒動。

秦禹抬手就將槍口對準離自己最近的一個人吼道:“讓不讓?”

那人猶豫半秒,立馬讓開,這時其餘人也紛紛效仿讓開了下樓的道路。

五分鐘後,秦禹走到樓下,見到那個母親抱著被摔傷的孩子正在嚎啕大哭。

秦禹沉默數秒,伸手將剛才給壯漢的米扔過去說道:“他們馬上就下來,你把糧食藏起來吧。”

母親一愣,立馬接過糧袋子應道:“謝謝,謝謝,我給你磕頭,有糧食就不用死了……。”

秦禹領著小莊,迅速消失在黑夜。

……

淩晨三點多,一望無際的戈壁沙漠中,秦禹將糧食分好扔給小莊說道:“拿了你的東西,我們分開吧。”

小莊懵了,非常不解的問道:“至於嗎?不就是咱倆剛才意見不合嗎……我覺得我自己也沒有……。”

秦禹擺手打斷道:“小莊,人和人要不是一個道的,就彆往一塊湊,這樣容易害了你,也害了我。我要去九區了……你自己保重。”

說完,秦禹沒有任何留戀的轉身離去,奔往自己新生的第一站,第九特區。

……

待規劃區左側的部隊營區內,一個黑人漢子齜著大白牙,用流利的中文問道:“剛才裡麵開槍了,用去看看嗎?”

“看個鬼哦,這裡天天都在搶糧,都在死人,部隊的車他們都敢埋伏,咱們算老幾啊……?”屋內一個吸著劣質旱煙的老炮,懶洋洋的躺在破舊木床上回應著。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