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區

序章 七宗罪(1/2)

災變。

突如其來的災變過後,大地滿目瘡痍,物種變異,糧食匱乏,居住環境惡劣,時代徹底毀滅,文明蕩然無存。

……

第九特區左側三百公裡外的待規劃無區,一條無名街道上,一名二十三歲的青年,抿著衣懷兒,低頭快步行走著。

街道破敗醜陋,地下排汙係統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徹底癱瘓了,一座座簡易搭建的室外廁所散發著惡臭,與一排排門市房相連。整個區域燈光罕見,路邊時不時的能看見一群人站在一塊,但卻女性居多,男性較少。

快步行走且目不斜視的青年,名叫秦禹,身高一米八二,形體壯碩,今日失業,準備買一張第九特區的正式居民身份,完成自己計劃的第一步。

秦禹原本長的眉清目秀,五官方正,算是個陽光型的帥哥,可現如今打扮的卻有些邋遢,胡子沒刮,略長的頭發黏在一塊,衣服看著也滿是油漬,汙漬,總之在人群中很不起眼。

一路快步前行,秦禹抬頭望了一下十字路口,準備從左側回到住所。

“小哥,小哥……!”

一陣清脆的喊聲響起,一個女人穿著洗的有些發白的連衣裙,裹著一件外套,在路邊輕拉了一下秦禹。

秦禹愣了一下,回頭望去:“乾啥?”

“三十塊錢。”女人豎起三根纖細的手指,回頭望了望身後破舊的門市房低聲說道:“咱們去那裡。”

“嗬嗬,玩不起。”秦禹一笑,邁步繼續走。

“等等。”女人伸手再次拽了秦禹一下:“二十五,二十五行嗎?”

秦禹回頭打量了一下女人,停頓半晌繼續搖頭:“我沒錢。”

“沒看上我?屋裡還有人。”

“真沒錢。”秦禹甩了甩胳膊:“你放開我,我著急回家。”

女人咬了咬紅唇,小手緊緊抓著秦禹,沉默了半天才輕聲補充道:“兩碗米也行,但得用我的碗量。”

秦禹皺了皺眉頭:“我說了沒有,滾開!”

女人依舊沒鬆手,眼巴巴的回頭看向門市房旁邊一群七八歲的小孩說道:“……我有三個孩子,今晚沒生意,我就養不活他們……小哥,你行行好,你幫我一次,一碗米也行,我給你跪下。”

秦禹看著女人,冷漠的說道:“世界都變成這樣多少年了?在這樣的環境裡,沒養活的能力,你生什麼?”

女人愣住。

秦禹使勁兒甩開胳膊,抿著衣懷繼續向前。

女人站在原地半晌後,飛快的跑回門市房,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那個人有,他有。我拽他的時候,看見他衣懷裡的東西了。”

……

大約半小時後。

秦禹回到一座破敗的六層樓裡,順著老舊且全是灰塵的台階,進了自己在五層安置的家。

這棟樓隻有秦禹和朋友小莊居住,外側牆壁有不少都坍塌了,要隔以前那也算是瀕臨拆遷的危樓了。可在這個時代,家的意義僅限於你人在哪兒,跟你住在什麼地方無關。秦禹選擇這裡是因為它沒有電燈,也沒有水源,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昂貴的生活費用。

屋內很簡潔,一張床,兩個破櫃子,沒有任何娛樂設施,唯一一本被翻爛了的軍迷雜誌,上麵的發行時間還是2019年。

進屋後,秦禹脫掉臟兮兮的外套,從懷裡拎出了一個磨的發亮的帆布袋子,小心翼翼的來到床邊,拿起一個破碗,從裡麵開始往外盛出誘人的白米,並張嘴喊道:“小莊,飯弄好了嗎?”

“還沒,我也剛回來。”裡屋有人回應一聲後,走出來一位年紀與秦禹相仿的青年,皮膚黝黑,麵容剛毅。

“蹬蹬蹬!”

就在秦禹正要和小莊交談之時,樓下突然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腳步聲。他愣了一下,立馬將袋子和碗藏在櫃子裡,邁步來到隻有一扇破舊木板門的門口。

十幾秒不到,七八個十歲以下的小孩,領著數十名男男女女出現在了樓梯間內。

樓梯是在室外的,水泥龜裂,鐵欄杆老化,這麼多人一塊衝上來,而且步伐急促,一時間震的破樓都好像搖晃了一般。

秦禹立馬伸手喊道:“彆……彆上的這麼猛,媽的,樓梯要塌了。”

“叔叔,餓。”

“叔叔,我想吃飯……。”

“……!”

孩子們一人拿了一個小碗,站在樓梯上,臟兮兮的看著秦禹。

“叔叔也餓,你家吃晚飯了嗎,沒吃咱一塊啊?”秦禹嬉皮笑臉的回了一句。

孩子們眼神清純,思維簡單,可他們身後的成年人卻是撕開了人最基本的偽裝。有一個身材壯碩,剃著禿頭的男人率先喊道:“拿糧食,不拿你下不去。”

“我沒糧食,”秦禹擺手回了一句:“真沒有。咱都是這待規劃區餓著的鬼,都不容易,我要真有,不說保你們,起碼也會給……。”

“少廢話,看見你揣糧食了。”壯漢繼續喊道:“趕緊的,拿完我們就走,不多要,就拿一半。”

“沒有。”

秦禹搖頭。

“進他屋。”壯漢聲音渾厚的喊了一聲。

“叔叔,我要吃的。”

“給我吃的。”

“……!”

人群一擁而上,掛在樓體外麵的樓梯再次搖晃了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坍塌。

秦禹看著烏泱泱的人群,霎時間紅了眼,右腿一抬,右手在臟兮兮的褲腿上拽出一把匕首,指向人群喊道:“媽的,欺負老子是獨狼啊?!混在這兒誰特麼怕死?糧食我有,把刀撅折了就給你們。”

眾人短暫愣了一下,壯漢冷漠的喊道:“孩子在前麵,你先給孩子都捅死吧。”

“我他媽……!”秦禹一時語塞。

“進屋,拿糧食。”壯漢擺手再次吼了一聲。

話音落,台階上的人蜂擁著往前擠,孩子們也瞬間圍上來,拽著秦禹喊道:“叔叔,給我吃的。”

“叔叔,我好幾天沒吃飯了。”

“都給我滾!”

秦禹拿著匕首,無可奈何的衝著孩子們喊著:“不然我真捅了,我捅了……。”

屋內,小莊見門口起了衝突,立馬上前攔住秦禹,衝眾人喊道:“都彆衝動,有話好好說。”

孩子們餓極了,啥都不怕了,隻纏著秦禹,而後方的成年人已經從空隙中擠了上來。

秦禹身材壯碩,橫邁一步卡在了門口,瞪著眼珠子吼道:“老子隻活自己,彆t逼我!”

人群瘋狂擁擠衝向門口,誰都沒有理會秦禹的話。

秦禹一直被個頭低矮的孩子們,往門口旁邊拽,但他又沒辦法做到真捅,所以隻能掙紮著身體,準備應付上來的成年人。

“叔叔,給我一碗米就好……。”

“滾!”

一個十來歲的小孩,使勁兒拽著秦禹的時候,後者猛甩了一下胳膊,準備掙脫,但卻沒想到那孩子一頭撞在了衝上來的人群,隨即腳步不穩,仰麵就從鐵柵欄的空隙中跌了出去。

“啊!!”

一聲孩子驚恐的尖叫泛起,久久回蕩。

“嘭!”

緊跟著身體落地的聲響在樓下泛起。

秦禹和小莊懵了,喘息著看向鐵欄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