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第二十二章 進擊!(2/2)

隻是在座的六位大戶代表,卻是完全笑不出來。

‘山城’不大,發生了什麼,他們早已經聽到了消息。

昨晚上,陳家老大配合‘往生教’奪城。

陳家老二販賣人口。

陳家老三雖然不清楚,但應該也是個壞東西。

今天晚上,醉仙樓門口,‘往生教’派出了刺客。

昨晚上力勉狂瀾的‘沐式武館’館主動用了了不得的秘術,這個時候應該是虛弱不堪,甚至是生命垂危了。

而現在李德尚將他們找來。

無非是要救那個沐白。

順帶的‘敲打’他們。

對此,在座的六人都是心知肚明。

而且,來得時候也做好了準備。

隻要李德尚不過分,他們就答應。

如果真的過分?

真的當他們好惹的嗎?

陳家的火不是他們放的。

但是,李府的火,他們真的敢放。

天乾物燥,起火不是很正常的嗎?

山城這兩天,都走水兩次了。

再多一次,那也是很正常的。

順帶的燒死一個主事官,不也正常嗎?

尤其最近‘往生教’和這個主事官結了仇怨,到時候往‘往生教’上一推,簡直是順理成章。

有著這樣的想法,六人坐在那,好似是老僧入定。

眼觀鼻,鼻觀心。

一言不發。

整個大廳,安靜一片。

李德尚冷笑了一聲。

他當初來山城的時候,就經曆過這麼一遭。

雖然不是沉默,而是相當的熱鬨,你來一句、我說一句,一句跟著一句,讓他想要插嘴都沒有間隙,也讓他認清了現實。

他十分配合。

因為,他很清楚直接動手,他會是什麼下場。

所以,他開始培養四位總捕頭,提拔一些捕頭,更是將一些人才吸納入了衙門裡。

他打算徐徐圖之。

然後,一錘定音。

但是,飛賊的出現,讓一切都成為了泡影。

當時的李德尚是絕望的。

數年心血付之東流不說,自己也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值得慶幸的是,他碰到了沐兄弟。

他這位沐兄弟救他於水火。

他自然是要報答的。

至於撕破臉?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沒有沐兄弟,他早就死了。

更何況,現在沐兄弟孱弱不堪,‘往生教’再來一次刺殺,沒有沐兄弟護著他,他必死無疑。

早死晚死都是死。

為什麼不拚一把?

現在從大戶手中榨出大批秘藥,讓沐兄弟儘快恢複,還有著一拚之力。

如果因為瞻前顧後,錯過了這次機會,那就是真的等死了。

簡單的說。

沐白活,他活。

沐白死,他死。

想到這,李德尚不再猶豫,徑直說道——

“‘培元丹’一百粒。”

“類似‘虎血壯元散’等級五十份。”

“類似‘參蟾丸’等級三十份。”

“還要一份補元續命的‘大藥’。”

“不可能!”

在李德尚說完後,在座的六個大戶就齊齊說道。

不說那能夠補元續命的‘大藥’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山城’‘州府’這種小地方了。

單單是三十份‘參蟾丸’和五十份‘虎血壯元散’就能把他們逼得家破人亡。

‘參蟾丸’、‘虎血壯元散’和‘培元丹’不同。

‘參蟾丸’是鍛骨大成的武者衝擊‘練皮’時的秘藥,進入‘練皮’境,也能夠繼續服用。

‘虎血壯元散’則是‘鍛骨’境武者最愛用的秘藥。

‘虎血壯元散’一份就得上千大洋。

更不用說‘參蟾丸’了,年前在州府出現了五粒‘參蟾丸’,還沒有等人們反應過來時,就被人用一萬五千大洋的高價買走。

“李大人,您不要獅子大開口了。”

六人中一個較為年輕的開口了。

雖然是六個人中最年輕的一個,也已經是中年人了。

一身綢緞,麵容陰沉,語氣不善。

“哦?”

李德尚看著眼前的中年人笑了笑。

對方姓李,城中鋪子雖然隻有兩間,但是對方和陳家一樣是在碼頭上搞活,名下的百人大船足足三艘,更不用說其它船隻了。

靠著碼頭生意,對方是‘山城’中數得上號的大戶。

不光是財力。

人也多。

單單是在對方船上的水手就有兩百多人。

而且,是那種在海上討飯吃,不僅要麵對風浪,關鍵時刻還要對付海盜的水手。

當然了,有時候也會扮演海盜。

拉出來,每一個都是好手。

李德尚來之前就調查過,這是‘山城’內不可忽視的力量之一。

也是李家的依仗。

也正因為這樣,在這個時候,哪怕是麵對李德尚,這位李家家主也敢直麵。

對方認為李德尚不敢動他。

最後也不過是討價還價罷了。

就如同以往一般。

可是今天——

砰!

火光閃爍,濃煙翻滾。

這位李家家主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前的血跡,又看了看手持火槍的李德尚。

“你……”

一句話沒說完這位李家家主就倒地氣絕。

“‘山城’李家夥同陳家勾結‘往生教’妄圖造反,已被本官擊斃了。”

李德尚手握著火槍,緩緩的說道。

這柄槍,是他為了防身高價購買的。

不僅做工精致,還能夠連續激發。

但是,李德尚從沒有想過,他會主動出擊。

看著剩餘五人呆滯的麵容,李德尚轉過頭看著同樣發愣的賈有才,徑直吩咐道:“賈有才,去讓人抄家,如有反抗,殺無赦。”

地上的屍體,鮮血還在留著。

李德尚一句殺無赦,立刻就變得殺氣騰騰。

剩餘五個大戶一驚。

賈有才也是一驚。

“是!”

不過,賈有才馬上反應過來,躬身答道。

而五個大戶卻是麵麵相覷。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會變成眼前的局麵。

往日裡的李德尚可沒有這樣的膽子。

而且,這也不合規矩啊!

怎麼一上來,就掀桌子啊?!

五人不停的交換眼色,最終,又一位大戶站了出來。

“李大人,我認為……”

砰!

沒等對方說完,李德尚又是一槍。

然後,看著剩下的四人,目光充斥著殺意,聲音冰冷的說道——

“張家夥同李家、陳家勾結‘往生教’妄圖造反,已被本官擊斃了。”

“我話講完,誰讚成?誰反對?”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