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第二十一章 買賣(1/2)

獵魔烹飪手冊最新章節

‘山城’的黑市或者秘密集會之地在哪?

傑森是知道的。

昨晚上在‘山城’內尋找獵物,雖然獵物傑森沒有找到,但是一些看起來正常實則暗藏玄機的地方,傑森卻是確認了。

一個是武館街上的香水胭脂鋪子:紅香坊。

一個是東城的客棧:悅來客棧。

前者半夜時分依舊有人進進出出。

後者則是有聲響從地下傳來,對於常人來說根本聽不到,但對傑森來說卻是吵鬨不已。

沒有任何停留,傑森直奔悅來客棧。

因為,悅來客棧距離此刻的傑森近。

一串三個燈籠高高掛在杆子上,讓周圍亮亮堂堂,大廳的門開著,小二坐在門前看似打盹,實則眯著的雙眼掃視四周。

櫃台內,掌櫃的正在撥弄算盤,記著賬。

大廳一角坐著三個身強體壯的男子正在喝酒吃肉,但是酒卻沒有一點酒味,反而是散發著茶味。

傑森一進門,目光一掃,大致就明白了。

小二是放哨加接待。

大廳一角的三個男人是打手兼保鏢。

而那個掌櫃的應該就是這裡管事的之一。

“這位爺,您有什麼事?”

看著戴著麵具,遮掩著麵容的傑森,小二一點兒都不奇怪,來他們這的,除去正常客人外,都是這種遮遮掩掩的,他早就習慣了。

而那三個打手更是頭也沒抬。

對他們來說,隻要不惹事,那就沒有事。

“買貨。”

傑森壓著嗓子說道,然後,一塊大洋就拋向了櫃台。

準準的,這塊大洋帶著一聲脆響就落在了櫃台後麵的錢匣子內。

在昨天晚上,傑森發現悅來客棧奇怪後,就細細的查看了這裡進進出出的人,以及這裡的‘規矩’,每一個‘客人’進入這裡,都是一塊大洋,不給小二,不給打手,也不給掌櫃的,而是拋向櫃台後的錢匣子。

當然了,也有走過去放入錢匣子的。

整個過程,錢都不和客棧內的人接觸。

‘應該是這裡真正的老板立下的規矩。’

‘當然了也是為了防止大洋上有其它東西。’

大洋不大,但想要塗抹一些毒液或者是追蹤粉之類的應該不難。

而且,眼前的副本世界中,指不定就有什麼奇特的秘術。

因此,傑森並不奇怪這樣的規矩。

“這位爺,您裡麵請。”

看著傑森駕輕就熟的模樣,小二一笑,躬身一引,客棧後麵就有走出一個店小二,帶著傑森就走向了後院的一個房間。

看似是客房,裡麵布置的也是客房的模樣。

但是地麵上卻有著床常常移動的痕跡,在傑森的注視下,這樣的痕跡異常的清晰。

嘎吱、嘎吱。

小二走到床一側,雙手一抬,就將床挪開了。

一條向下的,大約五米多長的台階就顯現出來。

牆壁上插著兩根火把,將通道照得明亮一片,兩個打手靠在牆壁上,看到傑森是由自己人帶進來的,就沒有再多看一眼。

傑森邁步向下,吵鬨聲越發的清晰了。

等到他走到儘頭時,看門的打手直接推開了門。

頓時,豁然開朗。

半個足球場大小的空間顯現出來。

既有空地,也有房屋。

空地上擺攤的,行人來往。

房屋前招牌清晰,卻閉門閉戶,落鎖關閉。

很顯然,這裡應該就是黑市,或者說是隱秘集會。

傑森站在入口處一掃,已經看到了不止一處再交易了。

他下意識的聳動了一下鼻翼。

淡淡的食物氣息在這裡彌漫著。

且,不止一種。

立刻的,傑森嘴角一翹。

‘果然,‘秘藥’之類的都是有特殊手段保存的。’

‘是擔心藥力散去嗎?’

傑森想著,就開始在這個黑市中轉了起來。

不開口,不詢問,保持沉默。

隻是多聽多看。

對於傑森來說,類似的隱秘集會早已不是第一次參加,他很清楚在這種沒有‘任何保證’的地方,應該怎麼做。

轉了半個小時。

傑森對於眼前的行情有了個大致的了解。

地攤位置是公共交易區域,誰都能夠買賣,隻要雙方達成協議就好。

房屋處則是在每年大集會的時候,才開啟的‘店鋪’,需要付出一定的租金才能夠使用,現在不是大集會的時候,都是關閉的。

不過,地攤處販賣的貨物也是種類繁多,五花八門。

但最收歡迎的是兩種東西。

‘秘藥’和‘秘傳’。

自然的,價格也是極高的。

不過,並不是不變的。

‘秘藥’會受到時間長短,保存妥善與否等影響,藥力是不同的。

‘秘傳’也是會有殘缺等等。

以‘培元丹’為例子,一粒培元丹正常的價格是100塊大洋,而在這裡是在90-120大洋之間浮動的,藥效有好有壞。

之所以了解的這麼清楚,是因為剛剛有人在購買‘培元丹’的時候直接嚷嚷出了‘外麵一粒培元丹也就100大洋,你這裡竟然敢買120?’

聲音高,且大。

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賣藥的攤主,黑色鬥篷裹身,坐在那裡看不清麵容,眼前的攤位也就是一塊破布,上麵寫著‘售培元丹10粒,120大洋一粒’。

而站在對方攤位前的是一個戴著一個戲曲大花臉,身形同樣被鬥篷遮擋的男人。

“我的藥是自己煉製的,藥力更好,為什麼不能賣120大洋?”

攤主冷冷的反問著。

“你說好就好?”

“有什麼憑證?”

“要不然你讓我嘗一粒?”

那戴著大花臉再次嚷嚷起來。

“嗬。”

攤主冷笑了一聲不再說話了。

周圍的人看著這裡。

有的人是看熱鬨。

有的人眼中滿是鄙夷。

有的人則是暗自皺眉後,就開始向後撤去。

隱秘集會,雖然隱秘,但並不安全。

傑森也跟在這些後撤的人中。

隱藏在冰球麵具的雙眼則是掠過了那個攤主和那個顧客,以及周圍的幾個人,這些人看似是看熱鬨,但是目光卻時不時和攤主、那顧客交錯。

顯然是認得的。

而那個高聲嚷嚷的顧客,本該是死死盯著攤主才對,但是卻目光掃視周圍,明顯注意力不在攤主身上。

至於攤主本身?

鬥篷裹著全身看不出什麼,但是身上一丁點兒食物的味都沒。

哪怕‘秘藥’是特殊手法儲存的,但是煉藥的人身上怎麼可能不沾染一丁點兒的‘味道’。

所以,很顯然,眼前的一幕就是一個‘局’。

攤主、顧客是一夥兒的,包括他們身邊的那幾個人在內,為的就是挑選‘肥羊’。

而挑選的手段?

無非就是找個旁觀者做為‘裁判’。

吃了攤主的藥,說藥效好不好。

好的話,顧客掏錢。

不好的話,攤主認輸。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