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第二十章 再次開源!(1/2)

獵魔烹飪手冊最新章節

門外突然出現的身影令李彬大驚。

要知道,他這次來‘山城’,雖然沒有帶上州府的全部手下,但除去被派出去的馬三一行外,這個彆院內還有著十餘個好手。

其中兩個也是‘筋肉’大成的武者。

剩餘的人,哪個不是耳聰目明,機靈之輩。

是他來‘山城’時,精挑細選出來的。

而且,這處彆院也是特意挑選在了‘山城’的熱鬨之地,且讓那些下屬分成三班,以暗樁的方式盯著四周。

隻要有陌生人靠近就會被發現。

可以說,為了‘往生教’的奪城計劃,李彬可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隻是……

有著這樣的布置,怎麼還會被人無聲無息潛入到近前。

腦海中想著這些,李彬手裡卻是不慢。

嘴裡說著‘你’,已經擰腰甩胯,手握成拳,徑直打出。

拳頭剛出,聲勢就起。

十幾個細小的凹陷從胸膛處出現,細密之極,接著,迅速的蔓延到肩膀、大臂、小臂,直到拳頭。

仿佛是充能一般。

頓時,這一拳就有了千斤之力。

嗚!

憑空呼嘯而起。

宛如山林內猛虎下山。

更好似是戰場武將騎馬衝鋒時,將手中的長槍刺出,誓要將任何擋在槍鋒路徑上的敵人都要被刺穿般。

這一拳,李彬沒有留手。

不僅是他十二分的功力,還是他的絕招:挑滑車。

這一絕招源自他一次意外之得。

也是他能夠當年橫行州府的根本。

沒有一個人能夠在正麵擋得住他這一招。

就算是當年州府有著‘追風’之稱的總捕頭,都被他這一拳打死了。

所以,李彬信心十足。

哪怕傑森突然出現。

他也有把握打死傑森。

心底惡意、殺意並起,李彬一聲大喝。

“去死!”

砰!

拳頭打在了傑森的胸膛上。

一抹獰笑出現在李彬的臉上。

他仿佛看到了傑森胸膛被打穿的模樣了,就如同以前一樣。

但下一刻,一股堅硬到極致的感覺從拳頭的接觸處傳來。

接著——

“啊!”

慘叫聲響起,氣勢洶洶的李彬拖著自己的手腕連連後退,再次看向傑森的眼中閃爍著不可置信和無比的驚懼。

“大成鐵布衫!”

李彬驚呼著,就要逃。

鐵布衫在江湖上流傳較廣,認真的說起了算不上什麼秘傳,但那隻是基礎,到了入門階段,就需要秘藥、呼吸配合了,而到了進階更是傳聞中有著更為隱秘的練法,更不用說是大成了。

大成的鐵布衫是秘傳中的秘傳。

稱得上是傳承一階。

而且,更加重要的一點是,有著大成鐵布衫的武者,每一個都是完成了‘練皮’是抓住了‘氣血’的大高手,這樣的高手一旦爆發起來,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且耐力更是仿佛源源不絕,猶如是不知疲憊的機器,到了戰場上那就是衝鋒的猛將。

這樣的人物,李彬從沒有見過。

如果真的見過了,他也就絕對沒有今天了。

他一個剛剛觸碰到‘練皮’的武者,怎麼可能打得過‘氣血’已成的大高手?

逃!

這就是李彬唯一的想法。

戰,卻怯。

膽氣一喪,上一刻還氣勢洶洶宛如騎馬衝鋒武將的李彬,瞬間就成了跪拜的逃兵。

傑森一步就追上了對方,手起刀落。

噗!

李彬碩大的頭顱飛起,胸腔內的鮮血噴散房梁。

而那逃跑的身軀,足足衝出了三步後,這才跌倒在地。

撲通。

胸腔內的鮮血未曾停留,汩汩的從脖頸處湧出,刹那間就將房間的地板染紅了,不過,這樣的血紅,馬上就變得黯淡了。

因為,鮮血流到了那個坐著的年輕人腳邊,印照著對方紅色的長衫。

頓時,血紅變得不那麼刺眼了。

年輕人自始至終沒有動,就坐在那裡看著傑森的出現,看著李彬被傑森斬殺。

甚至,他的表情都沒有改變。

就是那樣麵帶微笑。

而當李彬死了之後,這個年輕人終於動了。

不過,不是對傑森出手,而是俯下身,用手指蘸滿了李彬流出的鮮血,接著……放入了嘴裡。

眯著眼,猶如是舔舐著甘甜的蜂蜜般,這個年輕人眯起了雙眼。

“還差點。”

“不夠醇厚。”

“不過,如果是你的話……”

“一定很美味!”

說著,這個年輕人睜開了雙眼,用一種貪婪的目光看著傑森。

這種目光傑森很熟悉。

他經常用這樣的目光看著‘食物’。

此刻,也不例外。

這個年輕人顯然感受到了這樣的目光。

感知著比他更加純粹、灼熱的目光,這個年輕人臉色一沉。

這個年輕人覺得自己被冒犯了。

一種

“原本還打算喂養你幾天。”

“現在?”

“給我去死吧。”

年輕人說著,臉色刹那間從紅潤變得發青,一股無形的力量從身體中湧出。

呼吸間,一道虛影就出現在了年輕人的身前。

這道虛影的麵容與坐著的年輕人一般無二。

衣衫也是紅色長衫。

但是,眼中卻沒有了一絲活人應有的情緒。

有著的隻是對‘生者’的猙獰、殺戮。

而且,隨著這道虛影的出現,一股陰冷回蕩在整個房間中。

這陰冷仿佛要凍入骨髓般,李彬那剛剛還在地上流淌的鮮血刹那間就凍上了,結成了紅色的冰晶。

不單單是鮮血,就連李彬的屍首上也在呼吸間覆蓋上了一層白霜。

“明白你我的差距了嗎?”

“武者?”

“是人終究是有極限的!”

年輕人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傑森,以為對方是被嚇到了。

因為,年輕人見了太多這樣的人了。

真的是習以為常了。

‘筋肉’‘鍛骨’‘練皮’的武者對於他這種掌握了‘秘術’的人來說,真的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彆。

最初麵對‘練皮’大成的武者時,他還有些棘手。

甚至,被個農夫般的老頭打得抱頭鼠竄。

但是,自從他加入了‘往生教’,獲得了真正意義上的傳承後,‘練皮’大成的武者就完全不夠看了,到現在他都記得那幾個‘練皮’大成的武者死在他麵前的模樣。

實在是可笑。

現在?

自然是再來一次。

虛影如鬼影,淩空向著傑森撲來。

麵容上的猙獰在這個時候達到了極致。

然後——

yi!

一道銀色的斬擊在房間中一閃而逝。

飛撲而來的年輕人僵直在了半空中。

猙獰的目光迅速被驚駭代替。

“怎麼可能?!”

這樣的驚呼聲中,年輕人的虛影一分為二,消散在了空氣中。

不單單是這道虛影,就連年輕人的本體也被一分為二了。

兩瓣屍體就這麼的癱軟在了椅子中。

沒有鮮血流出。

五臟六腑也殘缺不全。

就連發青的皮膚都變得乾枯起來。

就如同是一截挖空的枯樹乾內塞了一堆過期的下水般。

“反噬?”

傑森猜測著。

剛剛年輕人攻擊他的模樣,雖然不能夠確認是哪種,但很明顯不是什麼正常路數,完全就是邪門歪道。

“是‘往生教’的傳承嗎?”

‘往生教’能夠在這個有著武者的世界中發展繁衍,必然是有著相當實力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