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第十九章 暗藏!(1/2)

獵魔烹飪手冊最新章節

一聲爆喝,宛如驚雷。

但之後發生的事情才是石破天驚——

濃鬱到極致的血煞之氣從傑森身上衝天而起,然後,仿佛是山嶽一般壓了下來,距離最近的幾個‘往生教’好手臉色一白連連後退。

兩個手持九節鞭的武者大驚,手中的九節鞭立刻揮出。

嗚嗚!

兩支九節鞭猶如是出洞的毒蛇,直奔傑森。

然後……

叮、叮!

火花四濺,九節鞭在觸碰到傑森身軀的時候,就這麼高高彈起。

“什麼?!”x2

兩個武者愣住了。

對於自己的實力,兩人是相當有信心的,尤其是手中的九節鞭揮舞起來,不說是開山斷金,但血肉之軀碰到了,絕對是骨斷筋折。

就算是‘筋肉’、‘鍛骨’大成的武者也不例外。

即使是碰到了‘橫練’高手,也足以打得對方連連呼疼。

可是眼前一幕是怎麼回事?

橫練嗎?

不像!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真把自己身軀練到宛如金石一般的橫練。

兩個武者腦海中思緒紛飛。

而傑森卻不會。

他一步踏出就出現在了兩人跟前。

快!

快到了常人隻感覺眼前黑影一閃。

事實上,在兩個手持九節鞭的武者眼中也是一樣的。

兩人連反應都沒有反應就被傑森一拳打在了胸口。

砰!砰!

哢嚓、哢嚓!

胸骨碎裂的響聲中,兩人倒飛而出,胸膛塌陷,內臟被刺穿的兩人還沒有落地,眼神就開始渙散了。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最先襲擊的武者大聲嚷嚷著。

但是,下一刻,這位轉身就跑。

在傑森喊出‘天魔解體’的時候,對方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對。

隨眼睛看不到了,但是其餘感知還在。

那股血煞之氣,對方清晰的感覺到了。

如果不是確認自己是在‘山城’的話,對方甚至以為自己是在戰場上麵對著一支百戰雄兵。

跑!

毫不猶豫的對方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不過,為了能夠順利的逃脫,還做了一些小伎倆。

對方不指望能夠欺騙多久,隻要傑森有一愣神的工夫就行。

但可惜的是,對方剛一轉身,才邁出一步,就重重的撞在了傑森的拳頭上。

砰!

這一拳直直的打在了這位‘鍛骨’大成武者的臉上。

麵皮瞬間破爛,眼球直接爆裂,牙齒更是粉碎,頭骨更是嘎吱嘎吱的扭曲、變形,那整個人更是雙腳離地,打著旋兒的向後飛去。

對方的脖頸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巨力,在哢吧哢吧的響聲中,斷成了十幾截。

而傑森並沒有停下。

他衝向了‘往生教’最初的火槍手們。

手起拳落。

一人一下。

砰砰砰!

一連串擊打聲後,‘醉仙樓’內外鴉雀無聲,所有人看著這位氣勢凶猛、眼中睥睨縱橫的昂揚大漢。

李德尚愣愣的坐在那裡,呆呆的看著傑森,腦海中不停的回憶著剛剛的一幕,忍不住的輕聲喃喃自語道:“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一句輕聲感歎,瞬間驚醒了‘醉仙樓’內外的所有人。

“這、這?”

“發生了什麼?”

“剛剛那是什麼武技?”

大多數的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一部分的人更是不可置信。

寥寥幾人則是死死盯著傑森,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探究。

唯有一人不同。

豆包。

豆包的眼中有著的隻是擔憂。

她看著傑森,拳頭都攥緊了。

而在眾人的注視下,傑森迅速的打掃戰場將三支‘火球術法杖’拿在了手裡,接著,衝李德尚一拱手後,轉身就走。

仿佛走得太急,腳步還有些踉蹌。

豆包馬上跟了上去。

吱呀!

沐式武館的門再次關上了。

這一次,眾人徹底的‘清醒’了。

他們麵麵相覷,然後紛紛感歎。

“這位沐館主真是了不得。”

“兩個‘筋肉’大成,一個‘鍛骨’大成的武者都被打死了。”

“這武藝當得上‘山城’第一了。”

“沒錯!”

“真是‘山城’第一!”

……

諸多的讚歎中,李德尚卻是充耳不聞,他的腦海中隻剩下了傑森臨走時腳步的踉蹌,那是一種身體孱弱才會出現的情形。

而一位武者根本不會出現這副模樣。

除非……

重傷!

不!

不是重傷!

是透支!

剛剛沐兄弟是透支生命才換回來了那樣的爆發!

做為北都李家的人,哪怕是分家的一員,李德尚也有著不俗的見識。

至少他不止一次的從一些叔叔伯伯的口中聽聞過一些刺激身軀、潛力的特殊武技,這樣的武技雖然猶如飲鴆止渴,但在關鍵時刻卻是不得不用。

隻是事後……

恐怕會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啪!

回憶著叔伯的話語,李德尚臉色鐵青的一拍椅子扶手。

這位‘山城’主事官之一站了起來。

“賈有才,去派一隊兵丁給我守護好沐兄弟。”

“誰敢無故靠近,給我格殺勿論。”

“還有……”

“請‘山城’內各家大戶,前往衙門一敘。”

說到最後,李德尚的聲音早已經是冷如數九寒風。

原本就猜測‘山城’大戶和陳家有來往,李德尚早已經磨刀霍霍了,不過,為了一絲顏麵,最後的遮羞布,李德尚在等待這些人‘登門道歉’。

但是從現在看?

不用了。

已經殺到他麵前了。

要不是他沐兄弟拚死相救,這次他就涼了。

這個時候,還要繼續等,那就是真的等死了。

李德尚可不會這麼做。

真要這麼做了,李德尚也就不可能成為‘山城’的主事官了。

陰沉著臉,李德尚走出了‘醉仙樓’。

他返回了府衙。

他要去見那些‘山城’大戶。

然後,從這些大戶的身上榨出油來。

不為他。

為的是他兄弟沐白。

不可逆轉的傷害已經發生了,剩下的就是怎麼彌補,讓傷害變得最小了。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向北都李家求藥。

不是‘虎血壯元散’,更不是‘培元丹’。

而是那真正意義上的頂級秘藥。

隻有這樣的‘秘藥’才能夠達到彌補本源的地步。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