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第十七章 見多識廣李德尚(1/2)

獵魔烹飪手冊最新章節

原本是試探的李德尚聽到傑森那一聲‘苟勝兄’後,臉上立刻湧現了笑容,臉皮上的褶子皺到了一切,就好似是一朵菊花。

李德尚以北都李家旁支毫不起眼的一樣,坐到了‘山城’的主事官之一,能力是沒有問題的,特彆識人之術更是遠超旁人。

他能夠聽得出傑森話語中的真切。

那是完完全全的好感。

‘我這位沐兄弟似乎喜歡吃食?’

‘那以後得多請幾次。’

‘一些旁人送來的山珍海味,也得送過來。’

李德尚心底想著。

身為‘山城’主事官之一,從小門進入府衙送禮的人簡直是絡繹不絕。

除去銀錢外,一些稀罕物也是不少。

自然的也有山珍海味了。

至於傑森喜歡吃?

李德尚真的是大喜過望了。

他曾經擔心傑森除去‘秘藥’外對其他都不動心。

‘秘藥’難得,李德尚是知道的。

而現在有了另外一個喜好,真的是好極了。

一桌子宴席也不過幾塊大洋罷了。

就算是‘醉仙樓’最好的,也就是20-30塊罷了。

即使是武者飯量遠超常人,哪怕是天天吃,又能夠吃得了多少?

‘真是太好了!’

李德尚想著就抬手拉住了傑森。

這在之前,李德尚是不敢的。

但在傑森一聲‘苟勝兄’後,李德尚知道雙方越發親近了,這才敢。

“沐兄弟慢點,不急。”

李德尚說完,就衝賈有才說道:“去‘醉仙樓’給我和沐兄弟開一個雅間,然後,讓他們的廚子好好置辦著。”

“得嘞,大人。”

賈有才笑嘻嘻的轉身就向外跑去。

其他事,類似是緝拿盜匪之類的辦起來,他賈有才力有未逮,但是這種事真的是手到擒來。

事實上,也是這樣。

也就五分鐘的工夫,賈有才就跑回來了。

“大人,沐爺,辦妥了。”

賈有才拱手回禮。

“嗯,沐兄弟,走,咱們今晚試試醉仙樓的‘醉仙雞’。”

李德尚點了點頭,扭過頭看向了就站在那等待的傑森。

傑森沒有返回座位,而是站在那等待著。

‘沐兄弟,是一位真食客啊!’

李德尚感歎著。

然後,心底越發的高興了。

他認為自己找到了更快拉近和傑森關係的辦法。

一行人傑森、李德尚在前。

豆包稍微落後傑森一步。

賈有才幾人則是早早的跑到了醉仙樓的門口,和那位醉仙樓的老板一起在門前候著。

“李大人光臨,真的是蓬蓽生輝啊!”

醉仙樓的老板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此刻笑起來更是一副和善的模樣。

“這次是家宴。”

“不需要其他。”

“讓你的廚子拿出看家的本事來。”

李德尚叮囑著。

醉仙樓的生意這麼火爆,除去飯菜外,還因為雅間裡有一些傳聞,李德尚是知道的,但這種事情又不是命令禁止,所以,他乾脆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今天可是有豆包跟來的。

之前看豆包在自己那位兄弟心底的地位,這種事絕對不能當著豆包的麵。

而且,也不知道自己那位兄弟的喜好。

如果發生了什麼反而不美。

所以,就是家宴。

“家宴?”

“小的明白了。”

胖老板的目光在傑森和豆包身上一掃而過,立刻就懂了。

不過,這位胖老板還是多看了傑森一眼。

傑森是誰,做為武館街的酒樓老板,他是一清二楚的。

而昨天晚上的傳聞,他也聽到了。

‘看李德尚的模樣,這傳聞大概率是真的。’

想到這,胖老板越發的恭敬了。

他已經能夠想到憑借著這次事件,李德尚能夠獲得了什麼。

恐怕會高升一步。

而傑森?

也會被李德尚越發看重。

不論怎麼樣,接個善緣是好的。

接著,這位胖老板向著李德尚、傑森拱手做引,上到了醉仙樓的二樓。

安排妥當後,這才轉身關門走出來。

“沐兄弟,感覺怎麼樣?”

李德尚指了指雅間的布置。

雅間進門,穿過一麵珠簾,就分為左右,用一扇福祿壽的屏風做為間隔。

左麵是八仙圓桌,一盞長燈籠從天花板而下,燈籠上畫著竹梅,四角則是坐地的燭火,外罩著白色輕紗,整個屋裡亮亮堂堂。

屏風另外一側,則是香爐、琴台與踏床。

吃飯時,香爐內焚香,琴台上彈琴。

無疑是一種享受。

不過,對傑森來說,這樣的布置無所謂,隻要飯好吃就行。

“還行。”

因此,傑森隨口回了一句。

豆包則是細細的看了看布置。

她以前也見過類似的布置。

她很喜歡那個香爐,如果香內混入一些毒煙的話,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覺。

可惜的是,遭了盜匪,那個香爐被打爛了。

“豆包姑娘覺得怎麼樣?”

李德尚又看向了豆包。

豆包在傑森心底不凡,自然是需要小心接待。

李德尚可不會犯一些基本的錯誤。

“嗯。”

豆包輕輕點了點頭,沒有發表任何的言論。

喜歡是喜歡。

但有館主在,她不需要發表言論。

而且,館主不在乎這個。

她也不能夠表現出在乎了,不能平白無故的落了館主的麵子,因此,豆包下一刻就以提醒坦然的語氣道:“我家館主食量巨大,李大人多海涵。”

“哈哈哈。”

“我懂。”

“武者的食量怎麼可能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放心吧,愚兄不是沒有見過世麵的人。”

李德尚言之鑿鑿。

然後,僅僅過了二十分鐘後,這位之前還自稱見過世麵的人,就坐在那目瞪口呆了。

一桌用料紮實,廚藝考究的十人宴席,怎麼……沒了?

剛剛麵前還有一個大肘子的。

他才剛剛拿起筷子,然後一陣風吹過,肘子就沒了。

骨頭都沒有剩下!

發生什麼了?

李德尚僵直的扭動脖子,看向了嘴裡發出嘎吱、嘎吱咀嚼聲的傑森。

然後,又看了看正看著自己似笑非笑的豆包。

“咳。”

“武者嘛,正常。”

“沐兄弟這樣的,我也曾見過。”

說著這樣的話語,李德尚衝門外的賈有才喊道:“再來一桌。”

宴席再上。

屋內風聲呼嘯。

盤子內乾乾淨淨。

拿著筷子正準備夾一口筍絲的李德尚,筷子還沒有碰到筍絲,整個盤子就空了,比洗得還要乾淨。

“這、這?”

“咳。”

“武者嘛,正常。”

李德尚再次說道。

接著,又來了一桌宴席。

然後——

“咳。”

“武者嘛,正常。”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