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大聖人

第1章 把黃蓉送給我?(1/2)

青玄大陸,昊然仙宗內。

江缺把玩著一個金闕鐲子,正是因為貪圖便宜,才以十塊錢從地攤買來,誰知莫名其妙就穿越到這方以修真為主的大陸上,還莫名成為傳說中的廢物弟子,人見人踩。

不過不要緊,這才是穿越的正確姿勢,江缺也不介意,唯一讓他捉摸不透的就是這金剛鐲的功能。

嗡!

正研究著,金剛鐲上突然閃著一圈金色光芒,眨眼間便卷起江缺,迅速劃破虛空而去。

……

南宋,理宗年間。

“提舉大人,賈相來訪。”

皇城司大衙內,一道匆忙的聲音將正在接受信息,卻又有些傻眼的江缺喚醒,他皺眉問道:“什麼賈相?”

剛從青玄大陸穿到南宋,還成為皇城司特務頭子——提舉整個皇城司,也就相當於明朝錦衣衛類似的特務機構,掌宮禁宿衛、刺探監察,不僅權利大,關鍵是待遇還好。

作為禁軍中的精英,和明朝錦衣衛相同,都同屬於天子親軍,哪怕宰相也敢查一查。

“回大人,是賈似道賈大人。”

司衛恭敬地提醒道:“看樣子似乎是來給大人送禮的。”

內稱司衛,外稱察子,皆為邏卒。

“哦?”江缺一愣,老神在在地喃喃著,“老子這裡是六月飛雪之地,他賈似道一文官也有膽子來嗎?”

要知道,皇城司的大獄已經很久沒有進人了,當年林衝入白虎堂都如同虎穴一般,皇城司的大獄便如同明朝錦衣衛的南北鎮撫司的詔獄,血腥無比。

“都到門口了。”沒有理會江缺的嘀咕,司衛又提醒道。

既然這奸相都到了,索性就見見,於是江缺道:“去,把他帶到客廳吧。”

“賈似道這老家夥是個人物啊。”江缺暗暗地想著,彆看那混蛋奸詐無比,是理宗時期有名的權相,但當年人家也落魄。

不一會,一個身著官服大袍的胖子便走了進來,身後跟著親兵侍衛,抬了幾個大箱子過來。

“下官江缺見過賈大人。”微微一拱手,便算是見過禮,他雖是帝王心腹,但官職品階不是很高。

賈似道細細打量江缺一番,風流扇一開,三四十歲的賈似道倒是有幾分風度,道:“江提舉多禮了,本相能坐上如今這位子,還多虧了江提舉向官家美言,此番賈某便是來感謝的。”

又是本相又是賈某的,倒是官威十足,隻是江缺卻不記得向官家美言過,隻好訕訕一笑,“賈相客氣了,些許小事不足掛齒,聽聞賈相幼時便喪父,不知可否屬實?”

賈似道的父親賈涉在他十一歲時就去世了,要不是姐姐命好,做了官家的貴妃,他賈似道哪有今日這般飛黃騰達。

江缺此話,便有壓他之意。

可賈似道的臉色僅僅是微微一冷,便恢複正常,“過去之事,也無甚好提,江提舉請看,本相可是為你帶來了好東西。”

雖然賈似道心裡極為不爽,暗罵一聲小狐狸,但表麵上的功夫還得做。

朝幾個家丁吩咐一聲,“打開!”

前麵三個箱子都是滿當當的黃金和白銀珠寶,後麵兩箱子則是人參等藥材,閃得耀眼。

江缺不由暗罵一聲老狐狸,這混蛋還真是奸猾似狐啊,知道他掌握皇城司,又是官家心腹,對付不了便拉攏。

人一生最難拒絕的就是金錢和美女,無論是貪戀權勢還是努力上進,大部分是為了這二者。

“賈大人,好大的手筆啊。”江缺哪見過這場麵,倒吸一口涼氣,強自鎮定道:“但本官身為皇城司提舉,官家心腹,自不可做那貪墨之人,賈大人還是抬回去吧。”

賈似道老臉一黑,暗罵小滑頭,還跟老夫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不得不說,你贏了。

啪啪!

他拍了拍手掌,便淡淡道:“帶上來吧。”

之所以要欲拒還休,無外乎是財帛還不夠動人心,那就再加上一個女人呢?

一女子被賈似道的家丁帶了上來,身著綾羅綢緞,仙肌雪臉,宛如蓮藕一般吹彈可破,五官也精致,但年齡可能不太大。

“賈大人這是什麼意思?”江缺一愣,這賈老混蛋是要給自己施美人計啊,好一出雙招。

“江老弟,此女雖不是老夫親生,但已經被我收為義女了,今日就送於你,便使我們兩家親上加親,你說呢。”賈似道信心滿滿地一笑,很穩。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是你江缺呢。

“哦?”

江缺暗自點點頭,不收還不知這老匹夫要搞什麼鬼,索性答應了,“行,那我就收了,不過下回請賈大人把親閨女送來瞧瞧?”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