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小萌妻:天後養成記

第1章 看不見的影子(1/2)

立鼎傳媒前,蓄勢待發的媒體仿若嗅到了血腥味的鯊魚,在公司門口蜂擁等候,雖然此刻已經入秋,但眾人的汗水卻濕透了衣襟,他們似是感覺不到,眼睛緊緊盯著大門的方向。

“出來了,快看,李欣小姐出來了!”

“彆擠,這個位置是我先拿到的。”

媒體人似是瘋了一般,不顧自身安危朝著台階擁擠,就連其中最在乎形象的淑女也挽起袖子,將話筒舉過頭頂,維持秩序的保安被擠得帽子都差點被推搡下去,卻無可奈何,回首看著款款而來的女人,眼中滿是敬佩和仰慕。

一個身著白色長裙的女子從台階一步一步走了下來,雖然已年過三十,歲月卻似是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半點痕跡,依舊華貴而優雅,令人屏息以待,一雙眼睛冷清而幽深,眼尾上揚,帶著說不出的嫵媚。

站在她身後,有一個身著藍色連衣裙,怯生生的女孩,生著一張蘋果臉,模樣雖然不算頂好看,卻也彆有一番可愛,隻是因為站在那女子身後,風采都被生生壓了下去。

若有對李欣足夠關注的人就會知道她的身份,李欣的助理--溫諾,從五年前李欣新書《盛世浮華》簽售時,這少女就一直跟在她的身邊。

身著白衣的女子叫李欣。

她是五年前橫空出世的作家,首本書便一鳴驚人,拿下年度銷售冠軍,從此以後,李欣的每一本書,都成為眾人仰望的對象,被多次再版,翻譯成多種文字,在全球範圍銷售,而今年,李欣憑借《掘城》一書,入圍諾貝爾文學獎。

這就是李欣,三書成名,節節攀高,成為華夏當代最有影響力的作家。

看見李欣走了出來,眾人的聲音仿若浪潮,一浪蓋過一浪,李欣唇畔含笑,隨手接過身前一隻話筒。

今天,應當是宣布新書題材的時候。

溫諾唇畔翹起一個怯生生的弧度,看著李欣的舉動,微微揚起麵頰,似是在期待著李欣的話語,然而就在下一刻,她的麵頰驟然煞白一片。

因為李欣低下腰身,對著鏡頭。

“很抱歉,今天以後,我將封筆。”

這是麵向全國的直播,李欣抬起頭,麵上笑容不變,所有正在觀察直播的人們卻瞪大了眼,露出呆傻表情。

商場的大屏幕前,李欣鞠躬道歉這一幕讓整個商場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停步。

正拿著衣架準備遞給客人的導購小姐呆愣在一旁,而那客人更是毫無所覺。

哐當一聲,硬幣落在地上,收銀員扭頭看向大屏幕,沒有絲毫反應。

這一刻,整個華夏的時間都被按下了暫停鍵,所與人都處於凝固的狀態。

片刻之後,整個商場就像被倒頭澆下一盆沸水一般,急速的溫度瞬間趕走了秋日的涼爽,這樣的情況在整個國家開始蔓延。

這樣世界級彆的作家,不,是文學家,竟然在開獎前宣布封筆。

不少人開始低聲哭泣,也有人喃喃自語狀似癡傻,他們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消息。

而此刻,在現場。

溫諾瞪大了眼,像是被狠狠扇了一巴掌似的,麵色由白轉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此刻,絕不會有人注意到溫諾的異狀,所有媒體人恨不得將話筒架在李欣唇邊,讓她好好給全國,乃至於全世界人民一個解釋。

李欣卻瞥了溫諾一眼,而後才麵帶微笑,歎了口氣。

“我知道這樣的決定恐怕讓許多人難以接受,但人的一生,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精彩,當作家不過是我此前的一個故事,雖然日後封筆不再寫書,但我將加入立鼎傳媒新劇《最後的黎明》電影拍攝,擔綱女一號,開始新的故事。”

女人抿唇微笑,將話筒重新還給記者,而後斂裙離開。

溫諾跟在李欣身後,踉踉蹌蹌,心神不定,卻沒有被任何一個人注意到。

封筆?演戲?

這樣的決定讓眾人跌破了眼鏡,在所有人看來,李欣距離諾貝爾文學獎隻有一步之遙,她拿到這個獎項至少有九成可能,為何還會輕言放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