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妻當道:邪少靠邊站

第333章 你今天屬變色龍(1/2)

沒想到秦振邦一臉的平靜,抬手擋開了秦母的身體後,期盼的盯著門口說道:“你說的是那個每天在門縫裡偷看,已經快把我看扁了的丫頭?”

秦母一咬牙,乾脆豁出去的點頭應道:“對!就是她。”

在秦天磊焦急的目光中,秦振邦抓過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參茶,砸吧了幾下嘴說道:“她啊!我得考慮考慮!”

秦母一急,立即追問道:“你還想考慮什麼?”

秦振邦抬袖擦了下嘴角,從鼻子你哼了聲說道:“就得考慮,誰讓她老從門縫裡看我!”

“……爹地,那我讓她以後進來陪您說話!”秦天磊有些啼笑皆非的揉了揉太陽穴。

秦母也是一臉的無奈,忍不住歎了口氣,埋怨的說道:“你這老頭,可真是愛折磨人!”

她的話剛落音,秦振邦就立即跳了起來,惱火的指責道:“我怎麼折磨人了!我這不得考驗考驗她嗎!哼!等她進了秦家的大門後,我還得管她呢!這個家,我最大!”

他的話語雖然有些刻薄,可是臉上都是賭氣之色,根本沒有了當初的反感和憤怒。

秦天磊的劍眉緊蹙,仔細揣摩了他話裡的意思後,突然驚喜的問道:“爹地,你是不是同意我和笑笑了?”

“我也想問這個!”秦母聞言也跟著一拍手,欣喜的問道:“老爺,我聽你這話的意思,是肯讓笑笑進門了!你那驢脾氣當真是不再犯倔了?”

秦振邦臉上微窘,瞪了眼秦天磊後,橫眉道:“我什麼時候說同意她進門了!你們彆曲解我的意思,我就隨便這麼一說!”

“咳!你這人吧!又開始折磨人了!”秦母失望的歎了口氣,看著秦振邦濃眉高挑的表情,搖頭數落道:“我還以為經過了這麼多事後,你已經想通了,原來你還是這麼不通情理!”

“我怎麼不通情理了!你這個老太婆,彆整天拿我說事!你快點催你兒子找媳婦!”秦振邦抬手就拍了下茶幾。

狠狠瞪了秦母一眼後,立即又朝秦天磊示意了下,再度好奇的追問道:“天磊,那丫頭今天到底去哪兒了?她為什麼不來看我!”

雖然他剛剛已經否定了母子兩人的期待,可現在的表情明明又是期待。

秦天磊心裡不禁一陣喜悅,連忙回應道:“爹地,笑笑和常歡在樓下,正研究著如何補充孕期營養,如果你要見她,我馬上就叫她上來。”

“等等!她研究啥?……孕期營養?”秦振邦突然一臉古怪,摸著下巴緊瞪著秦天磊一番打量後,突然粗著嗓門嚷道:“你小子跟我說實話,她是不是已經有你的種了?!”

“……老爺,你這年紀也不小了,說話能注意點分寸嗎!”秦母搖了搖頭,幫他整理好了又被踢亂的被單後,自言自語的說道:“這一場病後,你就跟突然小了好幾十歲一樣!”

秦振邦濃眉一挑,很不服氣的抗議道:“我哪裡不對了!他是我兒子,就該聽我嘮叨,我跟他說話要注意什麼分寸!”

說完一指秦母,不高興的瞪眼抱怨道:“倒是你越來越敏感了!這點小事也值得大驚小怪!真是越老越討人嫌!”

“老爺,我怎麼就討人嫌了?我隻是想提醒你說話時注意點措辭!”秦母也回瞪了他一眼,抬手拿過重新沏滿的參茶,不聲不響的放到了他手邊。

秦振邦低頭喝了一口,看著她哀怨責怪的表情,很孩子氣的揮手說道:“我要跟兒子說點悄悄話,你不準偷聽,該乾嘛乾嘛去吧!”

秦天磊聽著兩人之間的拌嘴,在一旁不由的勾唇輕笑。

秦振邦雖然沒有進行手術治療,但是腦神經多少還是受了些創傷,醫生也早就提醒過,說他會存在智力障礙,性情也可能會有一些變化。

現在看來,這些變化,倒都是好事了。

“咳!還有悄悄話了!”秦母無語的起身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後,搖頭埋怨道:“你們這爺倆,鬨的時候要人命,好的時候吧,又恨不得抱成一團!”

雖然她嘴上在數落著,可臉上卻早已笑開了花。

秦天磊握拳擦了下鼻翼,有些感慨的看著低頭絞被單的秦振邦,他的智力明顯已經倒退了很多,想著以前兩人的爭鬥和吵鬨,不由的長長籲了口氣。

秦母拿過擦手巾,幫秦振邦擦了擦手後,揶揄的笑道:“老爺,既然你們要說悄悄話,那我這老婆子就不在這自討沒趣了!我正好找陳姨出去走走,好久都沒去街上逛逛了!”

“去吧去吧!整天就知道在這討人嫌!”秦振邦忙不迭地揮手,朝床邊的秦天磊仔細的看了眼後,很開心的說道:“今天我有兒子陪,你愛逛多久逛多久!”

看著秦母笑著離開後,他立即又轉向秦天磊,拍著床邊很好奇的催問道:“小子,你快說說,那丫頭是不是有我們秦家的骨肉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