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妻當道:邪少靠邊站

第332章 那丫頭怎麼不來(1/2)

“……翰文,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林炳成的聲音終於顫抖了起來,他急切的問道:“小薇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你現在知道關心她了?哈哈,你不覺得晚了些嗎!”林翰文腳步不穩的扶住了廊柱。

痛苦的靠到了牆壁上後,喃喃說道:“她現在能怎麼樣!生和死的幾率都是一半對一半!即使開顱手術成功,她也很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最好的結果,是能夠幸運的恢複意識,可是也會留下癲癇的後遺症!……雨薇,她這輩子已經完了!”林翰文的淚水很快就模糊了視線。

而林炳成那邊除了突然加快的呼吸,已經沒了回應。

“……英明神武的林大律師!你太偉大了!你居然親手毀了你女兒!”林翰文突然失控的狂笑了起來,衝著電話低吼道:“爹地!雨薇的今天都是你造成的!是你親手毀了她!是你讓她誤入歧途,害人害已!”

林炳成那邊短暫的安靜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劇烈的跌撞聲,緊跟著是一聲驚呼,再後來就是一陣嘈雜不清的噪音,信號也很快就中斷了。

林翰文痛哭流涕的握著手機,抱頭蹲了下去。

相比於林雨薇,秦天磊要幸運的多。

林雨薇那一刀雖然力氣不小,以至於傷口差點都貫穿了整個左臂,但萬幸的是位置偏了點,並未傷及到經脈。

緊張的常笑,以及秦家的所有人也都鬆了口氣。

……

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溜走,彈指一揮間,一個月已經晃然而過。

秦天磊胳膊的傷口恢複很好,也早就出院打理公司事務了。

在這期間,林雨薇已經被安排進了海濱市最好的腦科醫院,她的手術雖然很成功,可是卻一直處於深度昏迷中。

而林翰文在麗莎的幫助下,終於找到了林雨薇分彆藏在銀行保險櫃,和一隻移動硬盤裡的東西,在短暫的猶豫之後,他把證據都交給了秦天磊。

趙董和吳主任,以及羅董等人的把柄和不恥勾當都被大白天下,秦天磊順利的將他們清理出了公司。

念及到往日功勞,除了趙董外,秦天磊並沒有對其他人提起刑事訴訟。

至於璐璐的死亡,趙董在萬般無奈中,也供出了元凶,並且說出了林雨薇車禍的真相。

那天他本來是試圖控製林翰文,以此來要挾林雨薇,但後來卻是林雨薇駕車出去了,他的手下一時疏忽,隻認車沒認人,結果在逼林雨薇停車的過程中,才導致了車禍發生。

雖然目前還有凶手在逃,但是警方也已經立案偵察,等待趙董的,終將會是嚴厲的法律製裁。

歐洲那邊,自從林雨薇出事後,林炳成在一夕之間仿佛蒼老了十歲,林母悲傷過度,導致手術後的身體也跟著惡化。

他在垂死掙紮中,狗急跳牆的想要謀取最後的利益,結果反而將他和齊家的很多勾當都暴露了出來,這些也都被秦天磊抓住了證據,順利的壓製住了他。

林炳成自知已經不再是秦天磊的對手,在林翰文的相勸下,為保住麵子主動辭退去了職務。

秦天磊念及兩家以往的交情,隻收回了職權,也沒有再多加為難。

林炳成心力交瘁中,計劃將林氏律師事務所交給林翰文打理,他除了照顧林母,等待林雨薇蘇醒,不再過問任何事務。

秦振邦在昏迷了半個月後,也終於醒轉了過來。

經過了鬼門關上的一趟,他好像也換了個人,脾氣比往日收斂了不少。

對秦母和秦天磊的態度,都比往日好了許多。

在得知了林雨薇刺傷秦天磊後遭遇車禍,以及林炳成東窗事發後,他在失望和震驚中,血壓一再急劇的直往上竄,差點又氣死過去。

這一次雖然仍然救治及時,有驚無險的又度過一劫,但是因為反複腦出血,已經導致他的右下肢偏癱,並且產生了一定的智力障礙。

畢竟是父子連心,秦振邦現在已經這樣了,秦天磊也不再計較以前的恩怨。

現在的他,每天下班都會準時來醫院探望,秦振邦是時而清醒,時而犯糊塗。

來了興致時,還躺在床上拉著秦天磊下棋,父子倆的關係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緩和了起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