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妻當道:邪少靠邊站

第1章 你在故意耍我(1/1)

看著常笑唇角的那抹嘲諷,秦天磊惱羞成怒的想立即找保安來抓住她,可是心裡卻又更想能親自去征服這個可惡的女人,思忖了一會兒後,他隱忍的壓住怒氣死盯著常笑,冷冷的說道:“你彆太得意!有能耐等我酒醒後再來!”

“……您還是自個兒醒酒吧!我可沒時間等你!”常笑卻懶得理會他的盛怒,一邊整理好胸口的禮服,一邊鬱悶的瞟了他一眼後說道:“悲催的,本姑娘到現在還沒吃飯呢!”

秦天磊瞳芒一閃,條件反射的脫口問道:“你到現在還沒吃飯?”

“誰說不是呢!”常笑瞥了眼坐在地上的秦天磊,他左手撐地,右手閒搭在半支起的膝上,再配上他帥氣的麵容,這副酷酷的造型倒是很吸引眼球,隻不過那臉頰上的五個指印明顯是個敗筆。

常笑忍住了想笑的衝動,隨口調侃道:“我要是吃飽了飯,哪裡會這麼手軟腿軟的!”

“你有手軟腿軟?”秦天磊嗤笑的揚起了下巴,胸口處一陣疼痛襲來,臉上更是一片火辣辣的灼痛,下手能這麼狠準快,這個女人哪裡有半點手軟的跡象。

看著大腦被酒精麻痹的秦天磊還沒完全明白過來,常笑壞笑著舉起自己的手掌看了看,片刻後,故作鬱悶的歎道:“我要是吃飽了飯,剛才那一巴掌下去,肯定就不會是五個紅印那麼簡單了,至少也得……”她突然停頓了下,隨後朝秦天磊一擠眼看似十分好心的問道:“你現在有沒有覺得耳鳴?”

“耳鳴?”秦天磊甩了甩頭發,隨後認真感受了一下說道:“好像是有一點……”

“那就對了!”常笑抬手猛然拍了下地毯,一本正經的大聲說道:“彆擔心,你這是正常反應!據不完全統計,挨了我耳光的人八成以上都得耳鳴好幾天!”說完強忍住了想爆笑的衝動,繼續捉弄道:“但是具體幾天能恢複,這個就得因人而異了,不知道你的體質到底如何……”

“……原來你是在故意耍我!”秦天磊憤恨的打斷了她的話,他危險的眯起了雙眸,狠狠瞪住了眼前這個讓他抓狂的女人。

“哈哈,誰讓你那麼配合!”常笑終於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看著完全不拿他當回事的常笑,秦天磊目光怨恨的從齒縫中逸語道:“所謂‘打人不打臉’,你不覺得你今天太多份了嗎!”

常笑怔了怔,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被人打了臉絕對是件非常丟人的事,尤其是一看秦天磊就知道他肯定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皺眉低頭看了眼自己打他的右手後,她咬了下唇誠懇開口道:“秦先生,不好意思,我承認剛才是有點過激,對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

“表示歉意?”秦天磊的看著她臉上的小表情,雖然心中的怒氣未消,但是麵子上也稍微下來了一些,片刻後冷聲說道:“你以為這樣道句歉我就可以原諒你了嗎?”

“那我再給您鞠個躬吧!”常笑沒等他反應過來,就立即認真地彎腰九十度。

“……”秦天磊的臉頰抽搐了下,他死盯住了常笑沒說話。

常笑雖然沒指望他會真的這麼輕易原諒,但是暗想表麵敷衍一下應該是沒問題的,可是看著秦天磊此刻仍然陰鷙的眼神,明顯是她失策了,她不由的翻了個白眼據理力爭道:“雖然我是有些過份,可是嚴格來說我也應該算是正當防衛吧!誰讓你對我欲行不軌在先!”

“我欲行不軌在先?”秦天磊瞥了眼她暴露的衣著,抬手擦了下疼痛的臉頰,陰著眸冷笑道:“你不覺得是你一開始就在故意引~誘我嗎?這個天氣你穿成這樣!”

“我引誘你?這個……”常笑注意到了他的眼神,連忙抬手捂著胸口以防再度走光,她很鬱悶的拍了下自己的腦門說道:“對不起,先生,今晚純屬誤會!”

說完也不等秦天磊表態,就窩火的嘀咕道:“……我就知道穿這身肯定沒好事!回去就找常歡算賬去!”扭身就往門口移去。

“你這樣就想走?!”秦天磊看出了她的動機,正準備起身去追時,胸口卻傳來一陣尖銳的劇痛,這陣疼痛來的太突然,他不得不僵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常笑在門口從容的站了起來。

發現了秦天磊不能起身的窘態後,常笑抬手輕鬆的撣了撣裙角,在秦天磊憤怒又無奈的目光中,她伸臂從皮椅上勾起了自己的包包,隨後好心提醒道:“你彆亂動,我估計你是肋膜受傷了,這種傷痛一般會維持三天左右。”語畢瞟了眼腳下高檔的羊毛地毯,她看似隨意的點頭稱讚道:“我看這地毯很不錯,建議你可以先睡個十分鐘,等痛感緩解點再起身。”

“你讓我睡地上?”秦天磊此刻眼眸似火,他忽然心念一動,唇角迅速泛起一抹邪魅,故意壓低嗓音性感的低聲說道:“你不覺得此刻我很需要你嗎?……彆走,留下來陪我。”

常笑一怔,秦天磊此刻滿臉魅惑,那勾起的唇角和磁性的嗓音都透著一種強烈的吸引力。

作為一個女人,如果不被他此刻的樣子迷惑住,那她的某方麵的取向肯定是有問題,況且她剛剛還被動的跟他激~吻纏~綿過,他身上的威士忌餘味似乎還讓她有些留戀,短暫的遲疑後,她被吸引的站在門口忘記了要離開。

秦天磊臉上的笑意更濃,他抬指朝常笑勾了勾,繼續曖昧的啞聲道:“剛才那一巴掌我可以考慮從輕計較,現在你過來陪我……”

常笑差點就要移腳過去,隻是一陣海風突然揚起了純白的紗幔,渾身汗透的常笑在陡然的清涼中猛地一激靈,整個人也跟著瞬間清醒了過來,看著秦天磊眼裡的邪惡,她柳眉一挑鄙棄道:“哼!想色~誘本姑娘,沒門!”

“……你!”秦天磊猛地攥緊了拳頭,他臉上的魅惑此刻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怒容滿麵,他秦天磊找女人什麼時候要這麼低聲下氣了!盯著常笑欲轉身而去的側影他不甘心的開口追問道:“敢問姑娘芳姓大名!”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本姑娘姓常名……”常笑原本直爽的回答突然一頓,她扭頭瞥了眼秦天磊身上的傑尼亞定製襯衫,又皺眉環視了眼這個裝飾高檔的房間,很快謹慎的一瞪眼說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秦天磊咬牙硬撐著緩緩站了起來,他擰緊了眉頭開口冷笑道:“你就這樣隨隨便便的離開,不覺得有點太不禮貌了嗎!”

“那你還要怎樣?人是我打的,歉我也道了,我的態度也不算隨便了。反正你就當我是路人甲好了!”常笑咕噥了一句,無所謂的瞥了他一眼,隨後想想又愣了愣,好像有點領悟的開口說道:“你的意思是我還得留下一句台詞對吧!那也成……”

“你聽好了啊!”常笑的腳步一頓,隨後朝秦天磊挑眉一揮拳頭道:“惹我常姑娘,揍你沒商量!”

“你!……”秦天磊氣結的想過去抓她,可是頭上一陣眩暈,怕自己狼狽摔倒,他不得不集中注意力先勉強穩住身形,天知道他之前已經喝了多少烈性酒。

門口的常笑根本沒當秦天磊是回事,她瀟灑的朝身後一揮手說道:“再見!”正欲關上門時,她突然又回頭糾正道:“……不對!是永不再見!”

隨著砰地一聲關門響,常笑窈窕的紅色身影已經在秦天磊的視線裡徹底消失。

“永不再見?……可惡的女人,你給我等著!”秦天磊咬牙緩步移向沙發上,剛靠上沙發,眼神就突然被身旁的一抹紅色吸引,他眼眸一沉,這是常笑身上的絲質披肩,她剛才離開時忘記拿了。

攥緊了手上的披肩,他斂眸冷聲道:“女人,你敢在我臉上甩耳光,我會讓你知道代價!”語畢,很快撥了一個號碼到總台。

與此同時,常笑一出房間,就飛快的放下了自己挽起的長發,隨後緊急的邁步朝電梯衝去,隻是她腳上的高跟鞋實在是太討厭,她飛奔而去的身影不像女俠,反而像是小醜。

按下了下行鍵後,她以最快的速度脫下了腳上的恨天高,這些都搞定後,她又著急的按了按樓層按鈕,平時在電梯裡時間快的她連早餐餅都啃不了幾口,今天卻感覺時間好像變成了彈力膠,硬生生的被人拉長了好幾倍。

終於到了一樓後,她正準備邁腳跨出去,卻突然瞟到門口除了門童外,還有兩個保安握著警棍在嚴陣以待。

“老天!不會是在等我的吧!……還是小心點為妙!”她嘀咕了一聲,很快側身又躲進了電梯裡,同時飛快的出手就按下了負一層的按鈕。

地下車庫,隻見一個紅衣女人一手提著高跟鞋,一手甩著小包,急匆匆的從電梯間衝了出來,她光著腳丫像隻夜貓般靈巧的在車輛間穿行起來。

她很快竄到了車庫出口處,正猶豫著要不要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去時,身後適時傳來“滴”的一聲脆響,她臉上一喜,既然有車輛解鎖,那就肯定有車子要出去,她很快轉身在車庫中尋找了起來。

她的視線很快落在她身後的第二排停車位上,一輛黑色的轎車剛剛打開了車燈,正在徐徐移動。

“天助我也!”常笑抬手擦了下臉上的汗水,很快朝正在倒車中的車子飛奔了過去。

車上的人明顯沒防備車後突然出現的紅色人影,隨著尖銳的緊急刹車聲,車輛嘎然定在了常笑麵前。

“……老天!”常笑臉色變了變,抬手在身前比劃了下,車尾距她隻有一個拳頭的距離了,驚險之餘她還不忘吐舌做了個鬼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