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記

第246章 不速之客(1/1)

“什麼辦法?”金教授和大康異口同聲的問。

李尋故意賣關子,快步走到石門前,開口道:“今天咱們來個狸貓換太子。”

頓時,金教授和大康都明白了李尋的意思。

金教授拍手叫好道:“這是個好辦法,我們可以把石門砸碎,然後替換相同重量的黃金,這樣黃金城就不會塌陷了。”

大康憂心忡忡地說:“辦法的原理沒有錯,關鍵是重量太難掌握了,太輕或太重都可能會影響塌陷。先不說這地方沒有體重秤,就算是有,咱們怎麼把厚重的石門分成很多塊呢?”

“康子,我發現你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你腰間彆的什麼玩意?”金教授伸手從大康的腰間拔出一枚手榴彈,在他眼前晃了晃。

大康身體猛地一顫,趕忙將手榴彈接過來,吼叫道:“金教授,我的親爺爺誒,你以為這是搗蒜錘子?這可是手榴彈,哪能這麼晃悠,萬一要是響了,咱們幾個誰都甭活著出去。”

金教授淡淡地笑著,說:“彆慌,待會你就用手榴彈,把石門給炸碎,然後把碎石搬過來替代黃金,這樣我們就能把黃金運出去了。不過我有個建議啊,鑒於現在我們的運輸工具隻有幾匹駱駝,我覺得運幾個金棺出去更有價值。”

李尋附和道:“我讚成這個主意,等我們找來了新的運輸設備,到時候一起把剩下的東西拉走。至於怎麼把手雷弄響,這就要看康子的本事了。”

大康左右手各拎著一枚手榴彈,大搖大擺朝石門走去,口中高聲喊道:“放心吧,我在石門旁邊點個火堆,把手雷放在上麵烤烤,一根煙的工夫用不了準會響。對啦,阿曼看好你的駱駝,我要放雷了,你最好堵上駱駝的耳朵眼,免得驚得它們。”

這時,大家才發現阿曼已經不見了蹤影。

李尋心頭一顫,自言自語道:“阿曼去哪了?怎麼一眨眼的工夫不見了?”

金教授也有些慌張,說:“是不是去看駱駝了?”

李尋說:“如果是去看駱駝了,那倒沒什麼,就怕他跟咱們耍花招,彆忘了,他可是以打劫為生的貝多因人。”

“阿曼,你在哪裡?趕緊回個話,不然我可把手榴彈拴在駱駝尾巴上了。”大康扯開嗓子大喊一聲,可是依然無人回應,阿曼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駱駝的嘶鳴聲,從聲音上判斷,好像是受到了驚嚇,未等大家反應過來,幾匹駱駝朝著這邊衝了過來。

噠噠噠~

駱駝的四肢與地板撞擊出雜亂的響聲。

其中一匹駱駝正對著金教授而來,李尋伸手將他拉到一側,喊道:“康子,前麵出了什麼情況?”

大康回應道:“我哪知道,難不成就因為我說了一句把手榴彈拴在駱駝尾巴上,它們就來報複咱們了?這駱駝也太靈了吧,居然能聽懂人話。”

金教授大喊一聲:“駱駝肯定是受到了驚嚇,康子你看看是不是狼來了?”

李尋安頓好金教授,迅速朝大康跑去,他知道如果真是狼來了,任憑大康一人肯定難以應對,不如倆人並肩作戰,興許還能有幾分勝算。

大康和李尋背靠背觀察著四周,手中緊握著匕首,長明燈閃爍著淡藍色的火苗,照耀著周圍的一切。

“應該不是胡狼來了!”大康緩緩向前移動。

李尋跟隨大康的節奏前行,說:“為什麼?”

大康調整了一下迎戰的姿勢,說:“狼是一種群體性動物,它們在發起攻擊前,通常會有頭狼發出嚎叫,可到現在為止,你聽到嚎叫了嗎?”

李尋叮囑道:“沒有,但還是小心為妙,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從黑暗中竄出一條狼來!”

大康不再講話,與李尋保持隊形繼續前進,兩人剛走了沒幾步,便停下了步子,雙眼直勾勾看著前方,隻見幾個黑隆隆的東西出現在視野中。

大康問:“前麵是什麼?胡狼?”

李尋回答道:“怎麼可能,它們也學會直立行走了嗎?”

說話間,二人又向前走了幾步,同時黑隆隆的東西也向他們靠近了。

大康罵道:“媽的,看上去有點像人?”

李尋疑惑道:“是有一點像,這地方除了我們,還能有誰知道?莫非阿曼搬來了救兵,想要把這裡的寶藏~獨吞?”

哢嚓~

幾盞強光手電從對麵照到大康和李尋的臉上,由於他們二人在昏暗的環境中待了很長的時間,以至於眼睛難以適應,傳來陣陣刺痛。

大康用手擋著強光,調侃道:“大哥,看到沒,法老的守護神胡狼都學會用手電啦。”

李尋歪著腦袋朝對麵喊道:“對麵的聽著,是人是鬼回個話!彆他媽掖著藏著了。”

哢嚓~

幾個強光手電同時關閉了,傳來幾聲男人的笑,這笑聲讓李尋和大康脊背發毛,他們對於笑聲實在太熟悉了,倆人腦海中浮現處一個人的麵容:威廉。

李尋難以置信的喊道:“你是威廉?”

“是的,沒想到李先生還記得我的聲音,榮幸至極啊。”一個黑影出現在李尋跟前。

李尋揉搓著雙眼,回應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威廉笑道:“這個問題不應該我來問你嗎?單獨行動可不是好習慣,你真應該叫上我的,我很樂意幫忙,尤其是在運送寶藏方麵。”

大康低聲對李尋說:“看來我們被跟蹤了,在出發之前,我對所有的行李都做了檢查,並沒有發現追蹤器,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

李尋回應道:“是不是我們攜帶的手機?”

大康說:“不會的,我來的地方連信號都沒有,手機就和板磚一樣。也許問題就不在我們身上,難道是阿曼?這孫子藏得夠深的,真後悔沒一刀宰了他。”

李尋控製心中的怒火,說:“是誰已經不重要了,我們要想想該如何應對,看樣子威廉是有備而來。”

威廉又向前走了一步,說:“咳咳,你們嘀咕什麼呢?我想一定是在猜測我怎麼找到這裡來的,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們答案。”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