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記

第245章 平衡墓穴(1/1)

“不好,大家快閃開。”李尋伸開雙臂將大康和金教授向後推了幾步,同時頭頂又落下幾縷黃沙。

“這是什麼情況?法老的詛咒顯靈了?還是剛才的金磚引起了的震動?”大康仰望著高高的穹頂,它在黃沙彌漫中平添出幾分神秘。

“彆慌,這地方一時半會兒塌不了,彆忘了它已經存在幾千年的曆史了,要塌早就塌了。”金教授撥開李尋的胳膊,從容地走到金字塔跟前。

頭頂下墜的黃沙越來越小,數十秒後停了下來。

“怪了,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下起了黃沙呢?”李尋拍打著身上的沙塵走向金教授。

阿曼張開雙臂,仰望著穹頂,嘀咕道:“真主保佑你的信徒吧,願他平安吉祥……”

大康抖擻著身上的塵土,調侃道:“阿曼,你應該祈禱黃金城千萬彆塌了,不然咱們都得被活埋。”

阿曼佯裝沒有聽到大康的話,繼續做著祈禱,一旁的金教授對大康擺手道:“康子,你來。”

“怎麼啦?有什麼新發現?”大康走向金教授。

金教授指著地上的金磚,說:“你把這塊金磚翻過來,看看上麵有沒有文字或符號?”

大康一怔,反問道:“你老人家逗我玩呢,這麼一塊金疙瘩,少說有百八十斤重,翻過來要可要費一把力氣,上麵能有什麼符號?”

金教授催促道:“趕緊的吧,越快越好。”

李尋有些不解,問道:“金教授,這是乾嘛?”

金教授輕歎一口氣,說:“待會你就明白了。”

李尋和大康兩人合力將地上的金磚翻了個身,果真看到了幾組神秘的符號。

金教授蹲在金磚旁,感歎道:“對嘍,還真是這樣,古埃及人真是建築鬼才!”

李尋和大康麵麵相覷,揣摩著金教授話中的深意。

“這上麵的符號應該是金磚重量,古埃及人做事很細致啊,這點我還真沒想到。”李尋摸著金磚上的符號說。

金教授笑著搖晃腦袋,解釋道:“你隻說對了一半,金磚上的符號確實是表示重量,但它的意義可不是為了告訴後人重量,難不成方便後人拿去賣錢嗎?”

大康笑道:“哈哈,那是為了什麼呢?”

金教授指著符號,娓娓道來:“多年前,我所在的考古係有位老教授,研究了一輩子的考古和曆史,不客氣的講,世界上任何一處的考古,他都能說上幾句,由於他太執著於研究,導致錯過了很多姻緣,最終一輩子都沒有結婚,更彆提一兒半女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對手底下的學生十分嗬護,不論是學術上,還是生活中遇到困難,老教授都給與無微不至的關懷。”

大康輕歎一口氣,似笑非笑看著金教授,顯然是在嫌棄他的講述有些囉嗦,揮了揮手示意他加快故事的講述進度。

金教授繼續說:“記得在我臨近畢業的時候,老教授興致一高喝多了,半醉半醒之際跟我們幾個學生聊考古圈裡的事情,當時他就提到了古埃及人的平衡墓。”

大康嘀咕道:“平衡木?是體操隊用的那個東西嗎?古埃及人還練習體操呢?這也……”

李尋用胳膊肘杵了一下大康,提醒道:“彆打岔,聽金教授講完。”

金教授扭動著腰身,緩緩依靠在金字塔上,半弓著身子休息,李尋見狀遞過去一隻水壺,金教授灌了幾口水,順著剛才的話茬,繼續說:“平衡墓是平衡墓穴的簡稱,簡單來說就是墓穴中的大件物品都是用來配重的,能明白這個意思嗎?換句話說墓穴的整體建築與裡麵的棺槨,甚至陪葬品都為穩定整個墓穴起到了穩定性作用。”

李尋點點頭說:“聽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了中國古代的陰陽墓,裡麵就是借助各種陪葬品和雕像來維持平衡,當盜墓賊拿走一些小件物品後,不會發生太大的問題,但如果拿走的是大件物品,就會引起連鎖反應,就像多米諾骨牌,一個接一個的倒塌,最終整個墓穴化為烏有。”

大康驚訝地看著李尋,問道:“等會兒,咱們來的這個地方不是古埃及法老的城堡嗎?怎麼扯到陵墓了,這地方到底是陵墓還是城堡?”

金教授微微沉思,說:“既是城堡,又是陵墓。”

大康又問:“好嘛,合著古埃及法老整天住在墓地裡,不懂風水學的法老實在太可怕了。”

李尋解釋道:“法老這麼做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防止盜墓,再或者說隻讓盜墓者拿走一些小件的物體,大件的物品還得留在這裡,如果硬要拿,那隻能留下陪葬了。”

大康豎起大拇指,稱讚道:“高,實在是高,不過光聽你們說也沒用,咱們最好還是試試看。”

說罷,大康快步走到金字塔前,雙臂對準其中一塊金裝,打算將其推下。

金教授攔住大康,喊道:“你個混小子要乾嘛,要是還想活命,趕緊住手。”

大康撥開金教授,雙臂同時發力將金磚推到了地上。

咚~

金磚撞在地上,同時幾縷黃沙從天而降,這次比之前更加凶猛厲害,從黃沙的數量來推斷,好像穹頂被捅了一個窟窿,過了好一會兒黃沙才止住。

李尋轉頭對大康罵道:“你這典型的作死啊,都跟你說是平衡墓了,你怎麼就是不信呢?”

大康拂去散落在肩頭的黃沙,笑道:“得嘞,這回我算是信了,原來金字塔就是個壓軸的物件,拿掉一塊金磚就會頭頂落沙,要是全部拿走,應該直接就塌了。”

金教授神色有些傷感,歎息道:“可惜了,我們找到了寶藏,卻無法將它們拿走,這或許是天意吧,這就是知識的力量啊。”

李尋環顧四周,竭力思考辦法,他實在不甘心就此離開,哪怕是真要走,也要帶上幾件像樣的物件。

突然,那道厚重的石門映入李尋的眼簾,他不禁大喊一聲:“我有一個辦法,既可以讓我們拿走部分陪葬品,又可以保證安全撤離!”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