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記

第2章 世事無常(1/1)

“那是當然,誰讓咱家貨好呢!”李尋笑著回應。

“呸,虧你還知道貨好,那對碗是正兒八經乾隆本年的,可讓你個混賬玩意當成同治的給賣了,買主可不是高興嘛!開店的讓買貨的撿了漏啦,明明值五千的貨,你愣是少賣了一個零,我都替你丟人。”老爺子將酒杯用力撴在桌上,瞬間酒水灑了半桌。

“哎呀,侄兒你這是咋弄的……”瘦猴猛拍一下自己的大腿,一臉懊惱的看著李尋。

“怎麼可能,這不是前幾天你剛收的嗎?你親口說是同治年,怎麼眨眼成了乾隆貨啦。”李尋並不服氣,與老爺子辯解著。

“同治的那對碗當天就出手了,你賣的這對碗是昨個我在西城花二十塊錢撿的漏兒,前後兩個碗的畫片一樣,可畫工卻差了十萬八千裡。”老爺子邊說邊往嘴裡夾一塊紅豔豔的肘子皮。

而此時,李尋臉色比肘子皮還要鮮紅。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賣錯了貨,如果這事傳到琉璃廠大街上去,還不得讓同行們笑掉大牙。

瘦猴見父子二人陷入沉默,趕忙站出來打圓場,說:“沒事,師傅,我再給你尋摸一對乾隆的碗不就行了,保證比賣出去的還好。侄兒你也彆喪氣,古玩行撿漏賣漏都是常有的事,下回長個記性,咱們再賺回來嘛。來喝酒,吃菜。”

“我這個兒啊,怕是真吃不了古玩這口飯,你說呢?”老爺子朝著瘦猴長歎一口氣。

猴叔臉色一怔,隨即勸解老爺子:“古玩和打仗一樣,勝敗都是常事,千萬彆這麼說,我看好侄兒,以後必定能成為琉璃廠街上有頭有臉的一等人物,聚古齋也一定會越開越大,還有……”

瘦猴有些自我沉醉,不知是喝多了,還是真的完全為了討老爺子開心故意說好話。但李爺並沒有讓他把話說完,夾起一塊肥瘦相間的肘子肉放入了瘦猴碗中,瘦猴不再言語,低頭吃起肉來。

“爹,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將聚古齋做大做強,以後爭取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上也開上幾間門麵,到時候……”李尋拍著胸口保證。

老爺子猛地將筷子拍在桌上,李尋和瘦猴麵麵相覷,老爺子拿起酒壺倒滿了自己的酒杯,捶著胸口乾咳了幾聲,方才緩緩開口。

“我在古玩行當裡摸爬滾打了多半輩子,得了很多寶貝,也得罪了不少人,有句老話說得好,人前半輩子賺錢,後半輩子還債,我琢磨著也該到時候了,所以啊,趕明兒就把店裡的貨都讓出去吧,以後琉璃廠就沒有聚古齋這個名號了。”老爺子不緊不慢地說著,李尋和瘦猴卻聽得麵色煞白。

李尋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老爺子,說:“千萬彆啊,就算是我賣漏了一對碗,您老人家也不至於玩兒這麼一招殺手鐧吧,要不您就踹我幾腳消消氣,還不行嗎?”

“是啊,聚古齋是你老一輩子的心血,哪能說關就關,那還不讓對門雅集堂的人笑掉大牙。”瘦猴努著嘴勸慰。

“顧不得彆人怎麼說啦,古玩行的水太深,水性再好也有嗆著的時候,關了省心,店裡的物件出手後能得一筆錢,讓小尋拿著去乾點彆的營生,我就養老等死嘍。”老爺子臉上洋溢著向往的神情,全然沒有一絲不舍。

李尋實在無法接受關閉聚古齋的事實,一晚上聯合猴叔不知對老爺子說了多少軟話好話,奈何老爺子主意已定,李尋見狀心中煩悶不已,連乾幾杯酒水便回房去睡了,剩下瘦猴與老爺子醉醺醺的你一言我一語的回味往事。

第二日,李尋在酒精帶來的頭痛中醒來,無精打采的瞥一眼掛鐘,發現表針已經轉過了九點刻度,不由地心中詫異,以往老爺子不論攤上什麼事,不論晚上睡得有多晚,第二天最遲也都會在七點前起床,然後催促著李尋去開店門,今天是怎麼了,莫非昨晚喝多了。

李尋心中反複嘀咕著朝老爺子房間走去,剛進房門就看見瘦猴抱著酒瓶坐在椅子上酣睡,而老爺子則躺在酒桌旁的羅漢床上。李尋叫醒瘦猴,睡意未消的瘦猴抹了一把嘴角流出的口水,恰在此時手中一滑,懷中的酒瓶跌落到了地上,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響。

“哎呦,可惜這半瓶酒了,罪過大啦。”瘦猴看到酒瓶碎了一地,頓時清醒了許多。

李尋愣在原地,整個人如同丟了魂一般,拉著瘦猴的衣角說:“猴叔,我爹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他平時睡覺輕得很,怎麼今天這麼大的動靜,居然還沒醒。”

“也沒多少,你回房後,我們又喝了兩瓶。後來他說有點累了,我勸他回房去睡,他死活不肯說要看著我喝,我隻能扶他到羅漢床上眯一會兒了。畢竟年齡大了,再加上喝了點兒酒,睡的沉。”瘦猴一邊整理地上的那堆空酒瓶,一邊朝老爺子喊話,“李爺,日頭升到一人高啦,該開店迎財神嘍。”

話音落地,老爺子卻依舊毫無反應。李尋心頭湧起不祥的預感,瘦猴的臉色也瞬間陰沉下來。

“李……爺……”瘦猴哆哆嗦嗦地朝老爺子歇息的羅漢床走去,一隻手伸向了老爺子的鼻孔處。

手指在老爺子鼻孔處停留幾秒鐘後,突然,瘦猴神色慌張跪倒在地,腦袋重重地磕在了地上,隨即傳來嗚嗚地哭聲。

“李爺,走……啦……”

這一切來得是如此突然。李尋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他望著如同睡著的父親,心中有說不出的悲傷和失措。

瘦猴將昨晚發生的一切重新在腦海中梳理後,一五一十對李尋講述了一遍。最終,兩人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老爺子的離世純屬意外,或者勉強說是因為飲酒過量。但李尋還是有一點兒想不明白,老爺子的酒量一直很好,如果趕在興頭上一人能飲下二斤多白酒,為何這次卻發生了意外,難道真的隻是巧合?

悲痛中的李尋想起了老爺子昨晚說的話,內心不禁驟然一緊。他隱隱覺得老爺子的離世有些蹊蹺,他甚至在心中懷疑是瘦猴下的黑手,可是於情於理根本說不通。

老爺子是瘦猴的師傅,兩人平日關係十分融洽,生意上也不存在利益之爭,所以,瘦猴壓根沒有謀害老爺子的動機。

瘦猴看出了李尋的擔憂,便提出先不著急給親友報喪,而是找個局裡的法醫給看看,決不能讓老爺子不明不白就這麼走了,李尋點頭同意了。

經過多層關係,瘦猴從市局請來了一位資深的老法醫。老法醫驗過屍體外表和血液後,表示老爺子死於心梗,原因是飲酒過量。

檢驗結果一出,李尋和瘦猴相看無言,倆人癱坐在地上,一個比一個後悔昨晚喝酒的事情。

人死總要入土為安,奈何李尋母親走的時候自己還小,所以,李尋在處理白事禮節方麵可謂是一頭霧水。不過,好在有瘦猴幫忙張羅,李尋心中還略感溫暖。

三日後,老爺子出殯。喪禮當天,但凡在琉璃廠開店的老板基本都來了。李尋第一次感受到了老爺子的威望。但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曾與自家鬨過矛盾的雅集堂店主牛爺也來了。起初李尋還擔心牛爺會不會無故生事,不知是否因為死者為大的緣故,牛爺在喪禮之上不僅規規矩矩,甚至看上去還十分悲痛,令李尋捉摸不透。

等安放完老爺子靈柩之後,李尋要按照習俗逐一敬酒答謝到場的親朋好友。敬酒剛剛開始,李尋便深切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虛情假意的世態炎涼。

“侄兒,事已如此就彆太傷心難過了,千萬要照顧好自個的身子。”

說話的人是琉璃廠奇珍堂的趙強,因為早年不按規矩走貨被人打斷了一條腿,如今走路必須要拄一副鐵拐,所以,琉璃廠的店主們都戲謔地稱呼他為“鐵拐強”。

李尋早就聽聞此人狡詐多端,但畢竟今天是老爺子出殯的日子,顏麵肯定還要給足,於是笑著回複道:“多謝強叔關心,我爹這一走,以後肯定還要多勞煩強叔指點了。”

“這是哪裡話,咱們都是一家人嘛。”鐵拐強湊到李尋耳邊,壓低了聲音,“李爺走得太突然,古玩行的水又不容易淌,怕是要苦了你啦。如果以後聚古齋有貨要出手,就都勻給強叔吧,保證不虧待你。”

鐵拐強眯眼笑著,臉上的橫肉聚集到一起,李尋看得直犯惡心,麵上卻還要擠出笑來。

瘦猴扯了扯李尋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與鐵拐強糾纏。李尋跟鐵拐強打了個哈哈告辭,轉身朝著另一桌賓客走去。抬眼間卻發現牛爺正端坐在列,一時間腦袋有些發懵,進退兩難的立在原地。

“牛爺,你侄兒李尋給你敬酒來啦。”瘦猴提前開腔,避免了李尋張不開嘴的尷尬。

“嗯,好。”

牛爺話不多說,直接從李尋手中接過滿滿一杯酒,毫不遲疑地一飲而儘。

李尋見狀也不再說些什麼,開始忙著招待其他的來賓。但剛剛他從牛爺的眼神中卻感覺到,他似乎有千言萬語要講。

喪宴結束後,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多。李尋送走賓客後坐在長椅上愣神,此時,瘦猴早已喝得爛醉,口中嘟嘟囔囔說些聽不懂的話語。

李尋想獨自靜靜,就在胡同口叫了輛三蹦子,跟車夫交代完瘦猴的住址,又塞給車夫幾塊零錢,目送車夫拉著瘦猴一搖一晃的離去。

李尋回到屋內,看著裡麵的家居陳設,不禁想起老爺子生前的種種情景。再加上今天喪宴遇到以鐵拐強為首的幾個店主,打著體恤後輩的幌子想要低價買貨的虛假嘴臉,心中越想越是委屈,一時間竟突然明白了人走茶涼,生而不易的道理。眼淚竟不知不覺流了下來,這是他在老爺子去世後第一次流淚。

永遠不要在人前流淚,免得彆人會笑。這是老爺子教給他的第一個道理,李尋一直深深地記在心中。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