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記

第1章 琉璃廠傳(1/1)

灰蒙蒙地天色如同琢磨不透的謎語,籠罩著長街兩側的古玩店鋪。或許是因為午後剛下過一場細雨的緣故,放眼望去整條長街都見不得幾個人影,這條街有個極為響亮的名字,在古玩界更是眾人皆知——北京琉璃廠大街。

其實,琉璃廠最早叫海王村,這個名字的由來頗具傳奇色彩。據傳,初唐時期,一名落魄書生因著急趕路而錯過了沿途的歇腳客棧,恰逢天色已晚,無奈之際隻得倚靠在一棵參天古柏下露宿而眠。

誰料夜半時分,一位美髯長須的老者緩緩走來,書生見那老者氣虛體弱,似乎正忍受著饑餓之苦,二話不說拿出幾個隨身攜帶的餅子贈予老者,但書生萬萬沒有想到,老者食量驚人,眨眼的功夫就將餅子吃完。

隨後,老者不知足的看著書生剩餘的餅子,書生見此情形心中自然不悅,可畢竟是飽讀詩書的人,自幼懂得尊老敬賢的道理,於是將餘下的餅子也都給了老者,又是眨眼的功夫,老者再次將餅子吃了個精光。

飽餐後的老者靠在樹下微微笑著,此時,書生抬眼再看老者時,頓時覺得老者豐神迥異仙風道骨,全然沒了剛才的萎靡,書生被老者的變化所震驚,忍不住與其攀談起來。

兩人在古柏下不論長幼席地而坐,談話內容更是包羅萬象,大到一國之君的為君之道,小到居家度日的柴米油鹽,大千世界榮辱得失均有涉及,令書生受益匪淺。

不知不覺天色漸亮,老者準備起身離去,書生心中不舍,卻也不好挽留,而老者自知吃光了書生的口糧,心中實在過意不去,於是,從懷中掏出一本無名書卷贈予書生,書生推辭不過,隻得收下。

書生目送著老者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霧靄中,片刻後,方才想起手中的書卷,正當書生準備打開的時候,突然,不知由何處吹來一陣冷風,書生周身打了個激靈,昏沉的頭腦瞬間清醒了許多。

此時,幾滴冰涼的露水落在了書生的額頭,書生長歎一聲,原來不過是黃粱一夢,可讓人費解的是他手中竟真的多出了一冊書卷,懷中的口糧也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數顆閃閃發光的珍珠,而珍珠數目剛好又和自己贈予老者的餅子數目相同,書生長歎一聲,猜想自己在夢中遇到的必是位仙人。

書生打開書卷後驚奇地發現,書內所寫內容全與風水相術有關,書生本對此行無半點興趣,但回念一想畢竟是仙人所贈,於是帶著疑惑讀了幾句,不曾想竟然被書中文字所深深吸引,最後索性忘了趕路,盤腿在古柏下細讀了起來。

時光荏苒,數年之後,書生已經完全領會了古卷所暗含的精妙智慧,他也從當年的落魄書生成為了聞名天下的風水相師,這個書生就是袁天罡,而當年那位老者則是東海龍王。

袁天罡感恩東海龍王的恩德,下令在當年那棵古柏旁建立村落,並定名為海王村,他還運用風水相術為村落祈福,使得村落處處充滿了生機。

歲月流轉,朝代更替。海王村到了宋朝末年已頗具規模,但它仍與古玩毫不沾邊。但到了元代,海王村的命運則發生了重大改變。當時元朝人統治了河北的周邊地帶,並取其核心位置建立了元大都,又因建造元大都的宮城府邸需要大量磚瓦,元人為了方便運輸,就在海王村增設了專門燒製琉璃瓦的廠房,世人稱之為琉璃廠。

之後,元朝日漸衰落,明太祖朱元璋趁機帶領著軍隊將元人逐出中原,此時,琉璃廠陷入了廢棄狀態,當世人以為琉璃廠會被徹底遺忘的時候,它的命運卻再次發生了轉折。

永樂年間,永樂帝朱棣執意遷都北平,於是下令鏟除元大都在北平所有建築,並在其舊址之上建立新的皇城,因新城坐北朝南,仰觀紫微星宿,故而命名為紫禁城。

紫禁城占地千餘畝,內有樓台殿宇無數,所需的瓦礫自然也不計其數。為了讓皇城早日建成,永樂帝下了一道聖旨,於是乎,一夜之間,琉璃廠的窯火不僅複燃了,而且成為了專門燒製琉璃製品的皇家禦窯。

可即便如此,那時候的琉璃廠仍與古玩行當扯不上一丁點兒關係。然而,曆史總是充滿了不確定性。

明朝末年,滿人入關逼死了大明朝崇禎皇帝,大明王朝徹底覆滅,隨之琉璃廠就又有了戲劇性的變化。

中國有著兩千多年的封建帝王統治傳承,這種統治模式到了清朝中期的乾隆年間變得鼎盛而嚴格。那時候,普通草民想要進階做官,隻有讀書考取功名一條路,所以,金榜題名成為了天下莘莘學子的人生終極目標。

科舉考試分為鄉試、會試、殿試,每次考試間隔三年,即便是具備三元及第本領的天才,最少也要花費十年功夫才能金榜題名,所以,世間才有了十年寒窗苦讀的說法。

清朝時,科舉考試中最後的殿試地點通常在紫禁城附近指定的考場舉行,而考場與琉璃廠僅有一路之隔。近水樓台先得月,但凡來京赴考的讀書人基本都會選擇在琉璃廠住宿歇腳,久而久之,琉璃廠成為了讀書人鐘愛的地方,而琉璃廠也因為學子們的彙集,多出了幾分書香氣息。

正因如此,有些腦袋轉得快的商人,爭先恐後在琉璃廠開設店鋪,他們不賣柴米油鹽,隻賣讀書人喜歡的古玩字畫或者文房用品。之後又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隻要老北京人再提到琉璃廠,立馬就會想到文玩字畫,而不是那些琉璃瓦片。一直到了清王朝覆滅後,科舉考試退出曆史舞台,琉璃廠也不再燒製琉璃,而是脫胎換骨成為了古玩的彙集地。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北京城內刮起了一股古玩熱,無數圈內的老玩主都渴望在此能開設門麵。

李尋的父親正是看中了琉璃廠數百年積攢下的名望,所以拿出畢生積蓄,在街上開了一家古玩店。

這家古玩店麵積並不算大,裝飾簡單古樸,正門上方掛著一塊金絲楠木整料做成的匾額,赫然寫著三個遒勁有力的描金大字:聚古齋。

此時,店內正進行著一樁古玩交易。

“五百,真不能再少了,不瞞你說,要不是看你真心喜歡,這個價都給不了,你也知道古玩行大不如前了,沒得賺嘍。”李尋滿臉堆笑,一手朝著對麵的買主比劃價錢,一手將擺在桌上的粉彩對碗輕輕地朝買主推去。

“關鍵是我看不太準,這碗底子上麵也沒個款兒,萬一……”買主迥然一笑。

李尋身子朝紅木圈椅上一靠,心中暗暗歡喜,盤算著如何說服買主拿貨。

“這貨絕對放心,一定是開門的老件,正兒八經的同治年間粉彩對碗,這麼些年我們聚古齋唐宋的瓶瓶罐罐賣了不少,何必在一對晚清的物件上坑主顧呢!當然了,你如果真拿不準,那也沒事兒,回去再琢磨琢磨。不瞞你說待會兒我還得招呼幾個來看貨的客人,這樣吧,趕明兒一早你再來,至於到時候這物件還在不在可就難說了。”

李尋不再抬眼看買主,低頭自顧自說著,擺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因為他認定這買主看中了這對碗,所以,故意說些無關緊要的話激一激他,這是古玩行常用的手段,稱為“激將”。

買主眉頭微皺,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李尋見狀內心不勝歡喜,心想總算是要做成一樁買賣了,以後在老爹麵前也算有點顏麵和地位了。

“得嘞,就這吧,三百六十行,誰然咱好這個呢!按你說的價,包起來吧,弄個好點的錦盒。哎呀,小半個月的工資又沒嘍。”買主邊說邊掏錢,臉上浮現著淡淡喜色。

付過錢後,兩人喝著茶水又一句長一句短的閒扯起來,大概過了半個鐘頭,買主方才起身離去。

李尋送走買主,快步回到屋內,掏出剛收的鈔票重新又數了一遍,頓時,臉上樂開了花。

李尋將店內的事務草草處理一番,熟練的關上店門,徑直朝天福號熟食店走去,片刻功夫後,李尋拎著一隻熱氣騰騰的醬肘子往自家方向走去。

等到將要走到自家門口的時候,李尋抬眼一看,忍不住大聲吆喝了起來:

“猴叔,天都快黑了,不會還去鏟地皮吧?”

“哪能啊,天底下那麼多俏貨,怕是到我死也收不完嘍,今天你爹找我喝酒呢!看,剛打的二鍋頭。”一個黝黑高瘦的男人衝李尋笑著,手中拎著一提二鍋頭。

這人叫瘦猴,是李尋父親的朋友,經常在北京周邊鏟地皮收古董,十裡八鄉沒有人不認識他那張黝黑的臉,因為他人出奇的瘦,所以,左鄰右舍都叫他瘦猴。

瘦猴生平就兩大愛好,一嗜酒如命,二嗜賭如命,正因為有這兩大愛好,他曾經討到的幾個老婆都先後離他而去。

瘦猴與李尋一邊打趣,一邊朝院內走去,瘦猴見到李老爺子,簡單招呼了幾句,便開始張羅著擺菜倒酒。

李尋將自己剛剛出手同治粉彩對碗的事情向老爺子炫耀了一番,不曾想老爺子聽後長歎一口氣,便不再言語。

李尋感到不解,問道:“爹,歎什麼氣啊,你平時總說我不頂事,今天我一出手就賣了五百的貨,你就不想誇我幾句嗎?”

“厲害,真厲害啊。”李爺不冷不熱回一句。

“是嘛,侄兒真行,猴叔我鏟一星期地皮都賺不了那麼多,咱爺倆喝一個,慶祝一下。”

瘦猴舉著酒杯正要與李尋相碰,老爺子卻瞪了瘦猴一眼,瘦猴立馬將酒杯收回,訕訕一笑喝光了杯中酒。

李尋不滿地說:“爹啊,今天我特意用了你教給我的激將法,要不然他可能就不買了。”

“你就是一句話不說,他指定也買,知道為啥不?”老爺子一臉凝重看著李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