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田園

第1章 在路上(1/1)

“稻禾站到了,於該站下車的乘客請準備下車~”

電車乘務員阿姨富有韻味的聲音回蕩在寬敞的車廂內。

放在電車上部行李架上的一個深褐色帶有楊樹樹乾般紋路的巨大行李箱被一隻大手握住了握柄,並在另一隻大手的托舉下穩穩地放置在了深綠色的車廂地麵上。

畫麵外移,隻見大手的主人是一個身穿駝色呢子大衣,淺灰色褲子,褐色翻毛短腰皮靴的青年男子,他的深褐色圓邊氈帽幾乎與電車車廂內的懸吊把手一齊。

男子把電車尾票遞給乘務員,乘務員阿姨抬頭望著男子,一邊接過尾票,一邊道:

“感謝您的乘坐,歡迎下次乘坐本次電車~”聲音依然富有韻味,並望著麵前的高個男子在對自己點頭致意後手提那個巨大的行李箱跨出了電車車門。

“他可真高啊!會不會是運動員?”展現出阿姨級人物特質的乘務員一邊小聲嘀咕著一邊瞟了一眼尾票上名字的那一行。

“林慕言?”

小林是一個生活在日本的第四代華人,自打曾祖父那一輩之後,幾代人就一直生活在日本。但最初並不是在都市裡居住,而是將房子蓋在了山區山穀中的一個小村子裡,後來孩子們因為工作等原因逐漸搬離了這裡。老房子也就空了下來。

小林一手提著略感沉重的行李箱,另一手按住了頭上的氈帽,呢子大衣的衣襟被風吹起,一步步向著稻禾鎮的公交車站走去。電車站路旁的田野因為還是時值冬末初春的時節,所以還略顯荒蕪,但可以從整齊的田壟上看出過往茂盛與豐收。

車站正好在小鎮的另一端,所以小林需要橫穿整個鎮子,十多年的雨雪風霜幾乎沒有改變小鎮的一絲一毫,看著這與小時候基本彆無二致的環境,使小林感到了一些親切。

“看來大家都還是老樣子啊”可能是因為眼前熟悉景象帶來的親切感,他的嘴角微微上揚,眉眼間有了笑意。

說是公交車站其實就是一個停靠點,隻有一個圓形的牌子立在路邊,上麵寫著“b”外加一個小棚子和一排純木質地椅子,公交車還沒來,也沒有其他等車的人,小林就將行李箱放在了椅子上,他也坐在了旁邊。

摘下氈帽,向後仰靠在椅背上,隨即看到了小棚子的內裡,和外麵看到的刷了白漆的表麵不同,內裡沒有刷漆,能清晰的看到一塊塊等大小,帶著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木眼的木板,整齊的拚接在中央橫梁上,在橫梁的邊角還有著殘破了的蜘蛛網。

“滴滴滴!”公交車的車笛聲傳來。小林趕忙戴上帽子起身。

“坐車不!”公交車司機看到小林注意到車來了後問道,並打開了車門。

“好的,好的,去穀間村。”小林連忙拿起行李箱走進了公交車。

將車費遞給司機後小林打量著公交車,是那種兩邊車窗下各有一排椅子,人們相對而坐,中間是空地並有著懸吊把手的那種車子。車內人並不多,三三兩兩的坐著,小林隨意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並把行李箱放置在身旁。

伴隨著發動機不時的突突聲,公交車行駛在山間並不寬敞的柏油路上,看著車窗外不斷向後退去的鬆樹和其他各種隻剩下落著白雪的枝乾的闊葉樹,小林從呢子大衣的外兜裡掏出耳機,連接在手機上,播放器播放出悠揚的輕音樂,小林心中湧現出寧靜的感覺。

隨著離老房子越來越近,小林逐漸陷入了回憶,想起了兒時在老房子的種種。

“去穀間村的在這裡下車!”司機略顯沙啞的嗓音將小林拉回了現實,車已經停了。小林一手戴上氈帽,一手提著行李箱,走下了車。

將行李箱放在腳邊,小林環顧四周,發現這裡是山林間道路的一個岔路口,交叉處路邊立著一塊純鬆木質地的指示牌,什麼的字不是寫上去的,而是用烙鐵烙上去的。

“穀間村”

可能是因為提著一個沉重的行李箱的原因,也可能是山間土質的小路並不好走,也可能是什麼其他的原因,小林花了大半個小時才走到了村子。

穀間村人口不多,才二十來戶人家,且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年輕人很少,大多都是出去上學後就留在了外麵,每家的房子也都並不挨著,都隔有一段距離。小林家的老房子就坐落在村子靠近山林的一角上。

路上和遇見的叔伯阿姨們打著招呼,小林終於在時隔多年後又回到了這裡。

“我回來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