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貓大王

第494章 跨越時空去見你(1/2)

跟青檸在一起之後,西卡的心態迎來了很大的變化,真正的像一隻貓一樣悠閒了,西卡想要的不多,隻想要能一直陪在七七和青檸的身邊就好了。

放下心中的那些憂慮之後,它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悟道當中。

在一月份的中旬,西卡進入了第三次的悟道狀態,這一次悟道是在仙靈大陸進行的,整整持續了三天。

世界的存在離不開生存和毀滅,這一次悟道也是感悟生死輪回的過程。

小竹屋裡,白苓紅袖等小夥伴都守候在西卡身邊。

最心急難耐的便是李小七了,這一次悟道,西卡變成小貓咪,躺在她懷裡,像是進入永遠的睡眠一樣,沒有了呼吸,沒有任何靈力波動,甚至連心臟都不再跳動。

但琅琊山脈的上空,卻出現了天地異象。

天空中飄飛著無數雪花,在陽光之下,如同無數折落的星辰,像是那一天西卡給青檸看的風景。

但今天的雪要更加神奇,是由規則之力形成的,雪花絢爛美麗,從天空飄落,落在地麵一片銀白,接著銀白又開始升華消散,重新化作無數光點回到天地間,不斷輪回。

“小七姐姐,西卡它沒事吧,都快三天了,它還沒醒來……”白苓帶著哭腔問道。

都這個時候了,白苓也沒心思去想是不是過了二十四個小時,再也回不去現世了,隻想西卡趕緊醒來才好,畢竟她從西卡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波動。

若不是天地異象在持續,雪花一片片地飄落在小竹屋,把這裡變成星星點點的世界,眾人都擔心西卡是不是死掉了。

李小七抱著西卡,一動不動地陪著它坐了三天,它安靜地就像睡著了一樣,不再像平時那樣調皮地撥弄她的頭發。

“小八它沒事的,我能感覺到,小八就要成功了。”

不知為何,小七眼眶滑落淚水,滴滴噠噠地掉落在西卡的毛發上。

也許是感受到她哭了,西卡慢慢地睜開眼睛,它的眼睛像是最璀璨的星空,它看著小七,伸出小爪子替她擦擦淚水。

“我沒事,彆哭。”

“小八……”

小七話音剛落,卻感覺懷抱一輕,懷中的西卡突然化作星光點點,圍著她繞了一圈,接著往天空飄飛而去。

與此同時,本是白晝的整個仙靈大陸進入了黑夜,天空中掛起無數星河,每一顆星星都像是被點亮,比正常時候亮了不知多少。

所有仙靈大陸的居民,無論是靈獸、海獸、修真者亦或是普通人,都抬起頭來看著這突然出現的漫天星辰。

更神奇的是,夜空當中,似乎飄蕩著一首古樸悠長的曲子,曲子中詮釋著天地奧妙之美,猶如神吟。

“怎麼回事?天怎麼突然黑了?”

“這些星辰的位置我怎麼從未見過,現在都亮起來了!”

“晝夜更,星如雨,神吟繞天地……古譜中我曾見過類似的記載,這是有人進入神階了……”

“神階?!是誰啊,是小七大人嗎,目前最有可能踏入神階的就是小七大人了吧?”

“或許不是……”

正在眾人感歎這番天地異象之時,李小七卻隻擔心西卡不回來了,她奮起直追,一路追著西卡化作的光點飛向天際。

“小八——”

光點突然鑽進了時空裂縫當中,李小七心中一緊,趕緊衝過來,可時空裂縫已經關閉了。

“小八你快回來……”

……

在無儘的虛無黑色時空中,光點彙聚,變成了一隻大白貓。

西卡呆呆地看著周圍的環境……

我這是在哪兒?

西卡站立在原地,無數的光彩像是流星一樣從它身邊飛過,這裡的環境讓它回想起來了,穿梭時空的時候便見過這般場景。

但跟時空通道裡見到的不一樣,時空通道更像是兩頭光明的管道,這頭固定通向另外一頭,而這虛無空間中,則是無儘的龐大,無數的光彩掠過,每一個都代表著一個對應的時空。

無數相似或者不同的時空,相互交織纏繞,構成了每個人千差萬彆或者殊途同歸的人生。

西卡似乎心有所感,心念一動下,所有跟它有著聯係的光彩便漂浮到了它麵前,成為了兩條交織著的七彩線。

一條是現世的線,還有一條是仙靈大陸的線。

線的兩頭無限長,通往過去和未來。

西卡嘗試著,選了現世的線,想進入未來去看看,可是卻始終進不去。

“怎麼回事啊……”

西卡又隨便選了遙遠過去的某個時間點,這次它順利進來了,現在似乎是大秦時代,好巧不巧,西卡來到了秦王的登基大禮上,底下文武百官包括秦王,皆是一臉懵逼地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大白貓。

“不好意思,走錯地方了。”

“有妖怪啊!抓妖怪!這麼肥的貓妖,得吃了多少人啊!”

將士們一擁而上,西卡趕緊離開了這邊,回到了虛無時空當中。

隨後西卡又嘗試了幾次,它終於確定,在有它存在的時空裡,它是沒有辦法進入的。

一個時空裡,不能同時有兩個自己。

因此未來所有的時空中,西卡都沒有辦法進去,可惜不能看看自己什麼時候結婚呢。

“去看看小時候的七七吧。”

西卡開心起來,選了現世的一處時間點,它順利地進去了。

……

2002年6月12日,蘇南,晴。

西卡回到蘇南,隱蔽身形,在街道上慢慢走著,看著屬於這個年代的一草一木。

那時候樓還沒有這麼高,車也沒有這般多,街上行人也沒有低頭看著手機。

天氣有些熱,初夏的風吹來,帶來屬於這個年代的氣息。

西卡來到文庭苑,這是家裡一直住下來的小區,那時候算是非常好的教師福利了,樓房都很新,並不像現在這樣牆縫裡還長得黑乎乎的草苔。

今天是李裕民一家的喜日,因為家裡的寶貝閨女兒滿一歲生日啦。

西卡當然記得七七的生日,六月十二號,七七是雙子座的寶寶。

西卡熟練地從那排水管道爬上來,落到陽台上,好奇地看著這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屋子。

房子嶄新,還打掃的一乾二淨,陽台上晾著兩夫妻的衣服,還有七七的尿布,還有屬於她的那小小的衣服和小小的襪子。

屋裡來了很多人,有爺爺奶奶,有外婆,還有三叔大伯,舅舅阿姨,堂哥李仲啟。還有看起來比現在要年輕二十歲的李裕民和王惠素。

李裕民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帥,帶著眼鏡,斯斯文文,襯衣包進褲頭裡,頭發微長茂密濃盛,精氣神十足。

王惠素年輕的時候更是漂亮,跟七七的模樣有六分相似,穿著簡樸,還戴著圍裙,正在廚房忙碌飯菜呢,西卡在陽台便已經聞到那熟悉的、家的味道了。

西卡安安靜靜地蹲坐在陽台看著家裡,大家都看不到它,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容,熱熱鬨鬨。

“七七一周歲啦!要快高長大,以後讀書掙錢樣樣第一。”

“阿啟,你彆抱妹妹,乖乖坐著看,以後要做好當哥哥的榜樣。”

“三弟,你也差不多該找個女朋友結婚了,現在就剩你了,老老實實結個婚,成家立業得先成家,看你整天懶懶散散。”

“嘿嘿,這不剛畢業嘛,我打算先去滬州闖幾年。”

“七七,快叫大伯,我是大伯。”

李裕民推著嬰兒車,把七七從房間裡帶了出來,大家便都圍到了七七身邊,逗她說話,逗她笑。

聽到大伯的話,七七張開小嘴巴,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噠……啵!”

大伯便笑得臉都紅了,連聲誇讚道:“聽到沒,七七叫我大伯了!這般聰明,以後讀書肯定不得了!”

“誒嘻嘻!”

似乎是聽到大家在誇她,又或者是被熱鬨的氛圍感染,才一周歲的七七揮舞著小拳拳,咯咯嘻嘻地笑了起來,開心得不行,一雙小腿兒還蹬啊蹬地,像是要跑出來跟大家玩兒一樣。

在七七的嬰兒車裡,塞了好多紅包和手環等禮物,七七好高興啊,這是她人生第一次收到這麼多禮物呢。

西卡也從陽台走了進來,嬰兒車不高,西卡便踮起小腳趴在上麵,目光柔和地看著七七。

原來咱們家七七小時候這麼可愛。

眾人都看不到西卡,七七笑著笑著,慢慢地笑容收斂,有些呆呆地看著前方,然後努力地伸了伸小手,想要去摸摸西卡。

西卡很好奇,難道七七能看到它麼。

可是七七夠不著西卡,努力好幾次之後,七七哇的一聲哭出來了。

聞聲,王惠素便趕緊從廚房出來,抱起七七,輕聲地哄了一會兒,七七就不哭了。

“我們家七七跟彆的小孩不一樣,她不喜歡哭,特彆喜歡笑,而且很好哄的,逗她一下就咯咯樂個不停。”

“七七才六個月的時候,就會喊媽咪和爸爸了,很聰明很聰明。”

“她啊,就是特彆喜歡睡覺,也不吵夜,帶起來很省心。”

王惠素得意地誇獎著自己的女兒,七七乖乖地呆在她懷中,像小貓咪一樣,用小手撥弄著母親的秀發。

西卡也沒想到,原來整天嫌棄七七的王惠素,在這時候是把七七當最最珍貴的小寶貝呢。

吃飯時間到了,王惠素將七七放回房間的床上,七七乖乖自己躺著啃腳趾,不吵大家吃飯。

西卡也跟進了房間裡麵,七七好像又看到它了,香香的腳趾也不啃了,呆呆地看著西卡的方向。

西卡便漸漸顯形,變成她最喜歡的大貓咪,跳到床上,挨著她一起躺下。

“嘻嘻……”

七七很開心,抱著西卡的大腦袋輕輕地啃啊啃,口水都黏到西卡的大頭上了。

西卡也不介意,也輕輕吻吻她的小臉蛋,陪她度過這自己獨處的午飯時刻。

“七七,要一直這麼開心呀。”

“啊嘻…哇…”

西卡逗七七玩兒了一會兒,聽到王惠素吃飽飯,正往房間過來的腳步聲了,它再次隱去身形,跳下床,一步三回頭,最後離開了這裡。

“哇嗚……”

“哎呀,乖閨女兒,咋又哭了呐,媽咪抱你哈,不哭,不哭……”

……

離開了家之後,西卡便四處閒逛起來,它不知道青檸現在住在哪兒,以前她爸媽沒離婚的時候,是住在老房子那邊的,青檸比七七大三歲,今年也四歲了吧。

正在西卡想著的時候,耳邊傳來一個小女孩的哭聲,聲音悶悶的,像是自己捂在被子裡哭一樣。

不知為何,西卡有些走不動腳步了,便順著哭聲尋了過去,來到了另外一處人家。

對比七七家現在的熱鬨和喜慶,這戶人家現在顯得冷冷清清的,房子雖大,卻隻剩小女孩一個人在家,她的父母似乎剛吵完架,兩個人都出去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