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貓大王

第2章 陳粽子?(1/2)

陳清雪沒吱聲。

計天陽看著對麵安安靜靜的小女孩,斟酌勸道,“這門婚事還是算了吧,阿雪年紀還小,不方便這麼早結婚。”

計天陽和方容基本上等同於是商業聯姻,除了商業合作,平時做什麼都是各管各的,但他知道方容的計劃。

說白了其實就是一場交易,婚約對象是宋家,方容想拿下山海灣的項目,想出西南這個圈,找彆人鑽破腦袋也沒法,在宋家隻是一句話的事。

可也沒有誰願意把女兒嫁給宋明月的,因為圈子裡人人都知道,宋明月活不過二十一歲,哪怕是後爹後媽或者存粹為了利益,也拉不下這個臉做這樣的事,方容能這麼理直氣壯,是因為方家和宋家父輩有這麼樁口頭婚約在,哪怕真是為了利益,也算有一塊遮羞布了。

雖然計靈和陳清雪都不是他的女兒,但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方容也太過於不擇手段了,再加上他對陳清雪印象不錯,季天陽就還想勸一勸,“錢慢慢賺,沒必要上趕著做這樣的事,傷感情……”雖然結婚也算不上是真結婚,宋明月都沒法活到法定結婚年紀,訂婚也就是老爺子心痛,走走流程,但畢竟是一種儀式,對孩子的名譽不好,一輩子都要背著這件事,太糟糕了。

方容態度強硬,“這是我的女兒,要怎麼做我自己決定,就像我不插手澤城的事一樣,這件事天陽你也彆管。”

方容隻是通知,並不打算征求陳清雪的意見。

兩人就要不要結親這件事爭執了好一會兒,陳清雪猜測對方不是傻子就是植物人。

陳清雪在心裡估量這樁婚約在方容心裡的重要程度,開口道,“我嫁。”她對嫁不嫁人,嫁什麼人都無所謂,但這樁婚約對方容越重要,她能交易到的東西越多。

各取所需吧。

婚約是方容主動提起來的,宋家雖然勢大,也不會強逼著人結婚,方容不提,這件事心照不宣地也就過去了,計天陽也有些怔然,“小雪……”

餐桌下的腿被踢了一下,陳清雪被踢得呲了一聲,看了計澤城一眼,往旁邊讓了讓。

計澤城見陳清雪沒動,手裡的筷子啪地一聲扔在了餐桌上,被計天陽斥責了也不管,盯著方容,語氣冰冷又嘲諷,“整個雲城都知道宋家基因不好,國內外多少醫生都看過,都說宋明月活不過二十一歲,方總上趕著把女兒送過去配冥婚,這心是得黑到什麼地步。”

宋明月……

陳清雪呆了一呆,說的不會是曆史記載中讓無數後世人狂熱的少年天才宋明月吧……

也可能隻是同名,世上同名同姓的太多……可宋明月確實是21歲病逝在醫院的……

陳清雪腦子就當機了。

“澤城!”計天陽喝斥一聲。

方容臉色鐵青,深吸了兩口氣,強忍著脾氣解釋,“這是大人的事,澤城你們還小,不用管。”

計澤城手臂一伸,就搭在了陳清雪的椅背上,眼皮都不抬,語氣譏誚,“讓自己的女兒去嫁個要死的人,好讓宋家在商場上拉你一把,賣兒賣女求財,方總還真不愧是方總,這六親不認的,也不知道靠什麼把計天陽弄到手的。”

這話說的重,計天陽臉上掛不住,終於厲聲嗬斥,“計澤城!給你方姨道歉,小孩子閉嘴!”

方容強忍住怒氣,但到底不敢惹計澤城,計澤城怎麼混,都是計天陽唯一的孩子,寵愛的程度讓人發指,當初結婚的時候明白告訴她哪怕計澤城不成器是個二世祖,他以後不會再要孩子,計天陽事情做得絕,自己去結紮,計澤城就是計天陽的逆鱗,誰也不能碰。

氣氛劍拔弩張。

陳清雪當機的腦子重啟完畢,說實話她不想乾的事,誰也奈何不了她。

但是對方是宋明月,這讓她有些忌諱,“這是計靈和宋家的婚約,若要履行,您最好還是按事實履行。”事關宋明月本人的隱私,陳清雪並不打算明說。

一個兩個的,翅膀都硬了是不是!方容深吸口氣,“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隻是通知你,並不是和你商量!”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