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貓大王

第1章 我不要割蛋蛋!(1/1)

早飯是張姨準備的,四個人一起吃,張姨諸多挑剔,雖然還沒見到方容,但從張姨的態度上能看得出,方容貌似是非常討厭她。

陳清雪沒太在意,吃完就出去院子裡曬太陽了。

她五神六感比尋常人靈敏一些,出了客廳就聽見林管家喝斥張姨,讓她彆做故意說錯房間號,放了銀狼嚇人這些小動作,鬨出事情來哪怕她是計靈的遠房親戚,也得卷鋪蓋走人。

張姨估計正愁話沒處說,機關槍一樣劈裡啪啦,聲音也大,隻差沒拿著個喇叭喊了,話裡話外都是對她的嫌棄,說她是看方容這麼大家業,專門來分計靈家業的,多認一個女兒,那就得多分出一份家業去,林管家讓她小聲點,兩人爭執不休。

陳清雪沒理會,隻專心曬太陽吸收能量,順利的話太陽下山之前她的傷就能好全。

二樓的臥室向陽,窗戶正巧對著花園主景觀。

銀狼前爪扒拉在陽台護欄上,腦袋往下伸著,尾巴搖得歡實,計澤城踢了它一腳,這傻狗現在是吃著他的米,效忠了彆的人,舔狗得他都不想要了。

銀狼不甘不願地往旁邊讓了讓。

下頭的人站得比軍姿還筆直,計澤城倚著窗台看了半響,叼著煙摸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發給宋明月。

那邊很快回了消息。

銀行轉賬信息:收入200萬人民幣【宋明月】。

計澤城挑眉,想著對方肯定泡在實驗室,就接著發信息:乾什麼。

宋明月:她剛來,肯定什麼都缺,這錢,澤城以你的名義給她,生活用品衣服鞋襪一會兒劉輕揚會送過來,澤城你幫我帶給她。

計澤城:就算你聽了你爺爺的,也沒必要做這些。

好半響那邊才回消息:爺爺說清雪努力打工賺錢養活自己,有骨氣,他挺喜歡,說以後可以收清雪做孫女,兩人也可做個伴的。

這下好玩了。

計澤城哂笑一聲,沒多大興趣探聽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隻知道最後會讓他那個繼母方容堵心就成了。

計澤城回了個行字,抽屜裡拿了張卡,在窗台上敲了敲,等陳清雪聽到動靜回頭,才懶洋洋說,“打電話給張叔,拿著錢和卡,讓他送你去醫院。”

張叔是計家的司機,昨天和林管家一道把她從陳家接回來的。

丟下來的是一卷錢,用橡皮筋捆著,陳清雪搖頭,並不打算去醫院,她可以吸收轉化能量,尤其是玉石,沒有玉石,陽光也可以,這點小傷這樣曬一下午就能好全,並且上麵是異獸留下的爪印,一看就不同尋常,解釋起來也非常費力。

計澤城懶得再勸,說了聲錢給你的你自己看著辦,就回房打遊戲去了。

太陽下山的時候陳清雪收到了一大堆禮物,生活用品林林總總好幾箱不說,衣服鞋襪都是她的尺碼,穿起來剛剛好,很合適。

陳清雪剛要下樓感謝計澤城,就聽林管家說方容和計天陽回來了。

門外進來兩人,一男一女。

女人穿著乾練得體的西裝裙,外頭罩著酒紅色大衣,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頭發一絲不苟地盤在腦後,淡妝紅唇,微微蹙眉盯著陳清雪上下打量的時候,狹長的眼睛裡都是審視。

陳清雪看過一眼,禮貌地先開口打招呼,“您好,我是陳清雪。”

方容神色淡淡地點頭,矜貴又疏離。

母女兩人時隔六年的相見,大的小的都顯得過於平淡,計天陽驚訝地看了眼對麵乖巧又平靜的女孩,溫聲打破了沉默,“小雪,我是你媽媽的丈夫,計天陽。”

男子人至中年,身形卻還硬朗,不胖不瘦剛剛好,穿著剪裁得體的西裝,鼻梁上架了一副無框眼鏡,儒雅斯文,看起來像是個大學教授,隻有鏡片後頭那雙眼鏡裡偶爾閃過的銳光,能證明這是西南這一片的地產龍頭。

陳清雪對計天陽感官不錯吧,哪怕計澤城被當成了精神病,計天陽也沒放棄計澤城,破儘家財也要照顧陪伴計澤城,曆史記載隻有隻言片語,但各中艱辛難以描述。

計天陽是個好爸爸,陳清雪敬重他,沒什麼芥蒂地喚了一聲,“計爸爸您好,我是陳清雪。”

計天陽臉上的驚訝顯而易見,那頭沙發上胡亂換台的計澤城扭過頭來,輕嗤了一聲,嘲諷的意味頗濃。

計天陽倒是挺喜歡這個安靜乖巧的小女孩,連連說了幾聲好,“小雪不要拘束,這就是自己家,爸爸先去換身衣服,等會兒咱們一家子好好聚一聚。”

方容皺眉,看著陳清雪目光裡滿是審視和不悅,她實在是看不上陳清雪這小家子氣的模樣,第一次見麵就叫爸爸,也虧她喊得出口,並且早早就輟學,連初中都沒上,將來能有什麼出息……

林管家上了菜,計天陽方容稍稍洗漱好,打算先吃飯。

陳清雪就坐在方容對麵。

哪怕方容知道現在應該心平氣和對待陳清雪,但心中的不喜和厭惡簡直藏也藏不住,忍了好一會兒還是質問道,“陳家也不算窮,沒給你飯吃麼,你穿的都是些什麼玩意。”

方容對陳清雪的厭惡簡直與生俱來,這孩子她本來就要流掉,陳山澗不讓,勉強留著,接下來才是真正噩夢的開端,拖累她的事業,讓她一敗塗地,生的時候她都死在了手術台上,差點沒緩過氣來,那種瀕死的感覺她想起來一次堵心一次,總之,和陳山澗結婚是錯誤的開端,生下陳清雪就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敗筆,就沒見過這樣晦氣的孩子。

後頭意外有了計靈,平平順順生下了,一個天使寶寶,計靈治愈了她,也就漸漸想不起這掃把星了。

古有武薑幫著小兒子殺大兒子奪位,就因為難產而生厭惡,方容這樣,陳清雪也不奢望沒有的東西,不期待,也就談不上難不難過了。

陳清雪並不打算憶往昔,隻開口問,“這次突然把我接回來,是有什麼事麼?”在她投身到末世之前,她一直是沒人照管的,為了躲避堂兄的欺負,不到十三歲就落水死了,這次她長到十五歲,方容把她接回來,絕不可能是因為慈母之心了。

方容要出口的數落就噎了一噎,儘量緩和了神色,“給你定了一門婚事,男方家裡希望能先訂婚,下周六訂婚宴,給你請了個禮儀老師,這段時間你好好學,彆丟了計家的臉。”

餐廳裡就安靜下來,除了正有一搭沒一搭戳著米飯的計澤城,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陳清雪身上,包括邊邊角角裡候著的仆人們。

計澤城瞥了陳清雪一眼,等著她拒絕,宋明月情況特殊,不想訂婚也不能拒絕宋老的提議,但陳清雪不一樣,從清晨的事來看,這分明是一隻有爪子有主見的貓,不可能甘願當提線木偶。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